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军事

曹操偏爱美女少妇连寡妇也不放过

发布时间:2020-02-15 20:45:25

曹操偏爱美女少妇 连寡妇也不放过

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赤壁大战前夕诸葛亮智激周瑜的精彩情节。曹操率八十三万大军饮马长江,全线压境。东吴上下人心惶惶,议论纷纷。

文臣言和,武将请战,孙权一时犹豫不决,只好让大都督周瑜决策。就在这关键时刻,诸葛亮星夜前来拜访周瑜。《三国演义》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孙权决计破曹操”写的就是这段精彩情节:

孔明曰:“曹操幼子曹植,字子建,下笔成文。操尝命作一赋,名曰《铜雀台赋》。赋中之意,单道他家合为天子,誓取二乔。”瑜曰:“此赋公能记否?”……孔明即时诵《铜雀台赋》云:“从明后以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

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周瑜听罢,勃然大怒,离座指北而骂曰:“老贼欺吾太甚!”孔明急起止之曰:“昔单于屡侵疆界,汉天子许以公主和亲,今何惜民间二女乎?”

瑜曰:“公有所不知:大乔是孙伯符将军主妇,小乔乃瑜之妻也。”孔明佯作惶恐之状,曰:“亮实不知。失口乱言,死罪!死罪!”瑜曰:“吾与老贼誓不两立!”于是,周瑜下定决心,誓与曹操决一死战

曹操为何偏爱结过婚的?

这里且不论曹植的《铜雀台赋》中“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一句诗词是否有“誓取二乔”的野心,但周瑜为何仅凭这一句诗词就可以相信曹操“老贼欺吾太甚”,恐怕并非没有原因。

作为运筹帷幄而决胜千里的东吴名将不会不知道一代枭雄曹操的好色秉性,因而诸葛亮一提到“誓取二乔”的诗句,周瑜便信以为真,便立即发出重话,“吾与老贼誓不两立!”

其实,诸葛亮说“誓取二乔”也并非空穴来风。曹操在好色猎美方面,堪比韩信将兵,多多益善。曹操猎取过多少女人,如今已经无法统计,因为遗留至今的资料很不全面。据《三国志·后妃传》记载,曹操最早有丁夫人、刘夫人、卞夫人。

《武文世王公传》还记载,曹操有环夫人、杜夫人、秦夫人、尹夫人、王昭仪、孙姬、李姬、周姬、刘姬、宋姬、赵姬。这些人所以能载入史册,是因为她们一共给曹操生了二十五个儿子,没生儿子的女人,恐怕还有许多。

然而,细看曹操猎取的这些女人之中,他中意的女子大多为少妇,不少的还是寡妇,只有少数为少女之身。最受曹操宠幸的卞夫人“本倡家,年二十,太祖于谯纳后为妾”。

曹操被拜为魏王后,还将卞夫人晋升为魏王妃。还有貌美如花的尹夫人,她原是何进之媳,何晏之母,后被曹操纳为妾室。究其原因,乃是曹操偏爱已婚女人的少妇情结使然。

《三国演义》中有这样一段曹操因迷恋少妇致使兵败宛城的故事。这个故事说的是,还是在宛城大战期间,曹操发现宛城守将张绣的婶娘,即张济的遗孀长得颇有姿色。

便纳入帐中,日夜喧淫,结果逼使张绣降而复叛。宛城一战,曹操兵败如山倒,不仅自己中箭负伤,而且自己的长子曹昂、侄儿曹安民和爱将典韦都力战身死,致使曹军元气大伤。

《三国志·关羽传》记载了一个曹操为了一个少妇与关羽争风吃醋的故事:吕布部下秦宜禄之妻生得非常漂亮,被关羽看中而暗恋。曹操和刘备联合围困吕布于下邳时,关羽曾多次要求曹操,在城破之后,能把这个女人赐给自己。

曹操便爽快地答应了。但城破之后,曹操发现“这个女人不寻常”,竟把她纳为己有了。这恐怕也是刘关张与曹操分道扬镳的一个重要原因。

《献帝传》的记载虽然与这个故事有点出入,但主要情节还是相同的:“秦朗父名宜禄,为吕布使诣袁术,术妻以汉宗室女。其前妻杜氏留下那。布之被围,关羽屡请于太祖,求以杜氏为妻,太祖疑其有色,及城陷,太祖见之,乃自纳之。”

曹操不仅如此的横刀夺爱,而且还爱屋及乌,把杜氏的儿子秦朗收为养子,视如己出,“每坐席,谓宾客曰‘世有人爱假子如孤者乎’”。曹操如此喜爱少妇,真是用心良苦!

当然,曹操最欣赏的美貌少妇应该是袁绍之媳,袁熙之妻,当时名动天下的中山美女甄宓。曹操在袁绍兵败家亡之后见到少妇甄宓不禁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竟然神魂颠倒地与长子曹丕、三子曹植父子三人为争夺少妇甄宓而上演一场历史上少有的争风吃醋的连环大戏。

若不是群臣用计劝阻,加上曹丕近水楼台先得月,甄宓,这位绝世美女少妇也将为曹操收入房中无疑。由此可见,曹操的少妇情结已经到了难以自拔的地步。

曹操还曾在《遗令》中说:“吾婕妤伎人,皆著铜爵(雀)台。于台堂上施八尺床、穗帐、朝晡上脯糒之属,月朝十五,辄向帐作伎。”因此,曹操的难以自拔的少妇情结,加上铜雀台大床穗帐、美女如云的名声在外,不能不使周瑜对诸葛亮的一番游说信以为真。

曹操一辈子,除了戎马沙场,恐怕就是流连于女人温床之间,即便弥留时光,仍然不忘房中之事,非要将一干女子一阵嘱咐(详见曹操《遗令》,载于《三国志》)。当然,即便曹操这般富有想象力的男人,天马行空一番房事之余,有时也难免玩一把怀旧,换换口味,亲近一番男性结实的躯体。

为何说曹操“怀旧”呢?原来,自汉代以来,上层人士皆有好男色的风雅,这似乎是公开的秘密。但凡位高权重者,总要动了沾沾“腥味”的心思,也许,这在当时是种品味。譬如,几乎汉代所有的帝王,都有男风经验(譬如汉哀帝刘欣曾有断袖之风,此外,汉文帝、汉武帝等也曾闹过类似绯闻,我们就不一一列举)。汉末乱世,曹操地盘逐渐做大,风光之余,附庸风雅一番,当然也是可以的。

可有趣的是,如果说曹操对女人大抵花心,总想多多益善,那么对于男宠,似乎要专一的多。从建安初年顺延此后约二三十年光景间,有史料记载的男宠,似乎只有孔桂一人。孔桂此人,单寻名字,就颇有几分香艳味道,至于究其何能,竟得一代枭雄专宠?当然,如要拨开个中关系,我们还得先看看孔桂的个人履历。

《魏略》是这样记载孔桂同志的人生出场:“桂字叔林,天水人也。建安初,数为将军杨秋使诣太祖,太祖表拜骑都尉”。所谓骑都尉,在当时的公务员编制里,其实只是较低级别的武官。如此看来,孔桂同志的职场首秀并不出彩。既无经世之才,也无孔武之力,孔桂对自己的份量,倒也掂量清楚,如此身段,如何在人才爆棚的魏营里安身下来,自然是个问题。好在,孔桂是个聪明人。“

孔桂聪明之处在于,知道如何剑走偏锋。孔桂的偏锋,就是他身上的文艺细胞。其实,孔桂武行出身,汉末文艺圈里的寻章摘句,自然不是擅长,可他的特长,却是别人少有,就是通晓棋弈。身边吟诗作画的人多了,曹操自然无心留意,可善摆棋局的人物,却是不多,于是留了刮目相看的心眼。除却下了一手好棋,孔桂还有着一身脚法,《魏氏春秋》是如下记载,“桂性便辟,晓博弈、蹹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北京肛肠医院在线预约
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呼和浩特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四川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郑州看白驳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