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旅游

娃娃智多星幼儿园噎死:曾两次关停仍偷偷办学

发布时间:2019-12-05 06:19:19

 >  娃娃智多星幼儿园噎死:曾两次关停仍偷偷办学 2011-04-08 16:41:39  

3月31日,年仅1岁零8个月的刘云翔小朋友在连门牌都没挂的智多星幼儿园发生意外,经了解,一直自称是该幼儿园园长的唐成艳并非所谓的园长,幼儿园的幕后老板是一名叫龙崇科的男子,而唐成艳很有可能是其妻子。据了解,这家非法办学的幼儿园已经两次被相关部门责令关停,但仍然在偷偷办学。

存在隐患 幼儿园两次被责令停办

红塔区教育局民办教育管理科科长张兆顺介绍,所谓的智多星幼儿园并不能算是一个幼儿园,2009年以前该幼儿园一直在玉溪中学对面的原玉溪电石厂内,由于办学条件不达标,龙崇科从来没有向红塔区教育局提交过办学申请,长期处于非法办学的状态。

2009年9月,红塔区教育局以智多星幼儿园属非法办学,办学条件极差,教师队伍不稳定且素质较差,幼儿园管理十分混乱,综合办园水平低等,责令智多星幼儿园立即停办,之后就一直没有智多星幼儿园办学的消息。

2010年7月初,红塔区教育局接到反映,称智多星幼儿园已经搬迁至李棋康井。相关部门来到实地检查,发现幼儿园的校舍虽然有了一定改善,但全部为民房,没有活动场地,设备设施短缺,仍然达不到相关的办园条件,存在较大安全隐患,相关部门对龙崇科下发了停办通知。但对于停办的通知,龙崇科根本不予理睬,继续办学。

相关部门组成了近20人的工作组,对其强制关停,并向家长发放了《幼儿园停办通知书》,动员家长不要把孩子送到非法的智多星幼儿园就读。在这种情况下,智多星幼儿园的举办者龙崇科才勉强关停了幼儿园。之后,就一直未接到龙崇科又开始办学的相关信息。

身份多重 幕后老板龙崇科究竟何人?

4月6日,记者在没有任何幼儿园标志的智多星幼儿园的门墙上看到了一张写着让同学家长与其联系的两个电话号码,当记者拨通其中一个手机号时,一位自称姓龙的操着当地方言的男子接通了电话,他说自己是该幼儿园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而对刘云翔发生的事情不了解。

这名神秘男子会不会与龙崇科有什么关系呢?4月7日下午,当记者再次拨通该电话时,接电话男子用不标准的普通话承认自己就是龙崇科,但对于其他问题,他表示自己不做回答,让到其他部门了解。

据教育局工作人员说,对于龙崇科他们也不是很了解,据他自己称,他曾经是玉溪一中的老师,之后又在玉溪某政府机关当公务员,随后又在一所大学担任教授,但这都是他自己说的,无法核实。 教育局工作人员说,虽然龙崇科自称自己受过很高的教育且很有文化,但在几次对其所办幼儿园的查处过程中,龙崇科总会对工作人员破口大骂,而且,据了解龙崇科只有初中文凭。

 

事件延伸

●特写

一家五口挤在狭小出租屋内

棋阳社区的一处民房里,居住着很多的外来务工人员以及他们的子女,这里墙面漆黑,在三层房子中间可以透光的天井里,散乱地拉起了很多铁丝,上面挂满了正在晾晒的衣服,楼房内更加显得拥挤和黑暗,黑暗的楼道间没有可供照明的电灯。三楼右手边的第二间,是小云翔生前和家人一起居住的地方,这里空间狭小,不到20平方米,里面摆放着一张双人床和几个摆放着锅碗的柜子,十分简陋,一根横挂着的铁棍就是这个家庭的“衣柜”。

7年前,云翔的母亲岳朝会来到玉溪,之后,育有两个女儿,现在大女儿已经6岁,小女儿4岁,她们都在家附近的一所小学里上学前班。不幸大女儿身患残疾,一只眼睛的眼皮下垂需要做手术,并且到现在说话还不清楚,后来有了乖巧听话的小云翔,他给家里增添了很多的快乐。

●可叹

父母竟不知幼儿园地址

采访中,岳朝会一直坐在床边,表情呆滞,儿子突然离开的事着实让这位母亲一直无法接受。她说,云翔从出生到出事前都是住在这里,不敢想象平时喜欢逛超市,总嚷嚷着让自己带去超市的活泼可爱的儿子送到幼儿园才4天,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因为自己家里有困难,又要抚养3个孩子,不得不和丈夫一起到工地上背沙石,很少有时间照顾孩子。岳朝会说,很多老乡都把孩子送到智多星幼儿园,包括自己的大女儿以前也是在这个幼儿园上过一段时间的学,想到把儿子送到幼儿园,自己和丈夫就能放心地在工地干活,于是找到了幼儿园园长唐成艳的电话,为儿子报了名,当时说好了每个月的学费是150元,还包括两顿饭,每天早上8点,学校的面包车准时来附近的路口接小云翔,下午6点再准时将小云翔送到这个路口。

据岳朝会说,小云翔在智多星幼儿园上学到事发时整整4天,可是自己和丈夫都不知道这个幼儿园地址在哪。以前大女儿上这所幼儿园时的地址自己去过,可是听说后来就搬了,小云翔报名时和园长一直都是电话联系,就连交的150元学费都是由来接云翔上学的一位女老师代收的。岳朝会说,云翔上幼儿园后,回家告诉自己吃不饱,自己还和丈夫商量着把学费加到每月170元,这样孩子就可以在学校吃上三顿饭,就不会太饿了。

 

事件追问

1·智多星幼儿园是黑家政吗?

“智多星幼儿园”到底是不是一所黑学校还值得商榷,因为它可能根本就不是学校!”昨日下午,红塔区教育局相关领导语出惊人。据了解,在公安机关的调查中,对于学校办学规模,曾有多种说法,的一种说法是,“智多星幼儿园”没有挂牌,而且可能只招了五六个学生,只能属于黑家政。

对于这样的说法,记者再次来智多星幼儿园,和前日一样大门紧闭,记者注意到三层的房子,第二层和第三层玻璃窗上都隔上了隔离网,如果仅以少数人的家政为例,似乎没有必要这样做,同时,附近的村民也曾目击,曾经有一个早上这个“幼儿园”的专车接孩子上学就接了两趟,显然与家政的说法格格不入。不过,终的调查结果可能于今日上午在红塔区召开的通气会上得知。

2·下一步该怎么办?

张兆顺告诉记者,“智多星幼儿园”剩余的儿童,将被分流到李棋镇中心幼儿园等地,“我们完全有这个能力”张兆顺说。而且下一步红塔区将对“智多星幼儿园”坚决彻底关停。同时,在不远的将来,将对红塔区的教育资源进行重新规划,严格区域发展方案。各乡镇建一所中心幼儿园,各村委会建一所幼儿园,分散的自然村将设置学点。对于前期的民办中小学幼儿园进行清理整顿,“实行重大安全隐患一票否决制。”

3·黑学校为何屡禁不止?

“2009年至今,我们已经关停了不符合标准的中小学,幼儿园15所。”张兆顺说,“想了很多办法,可是非法办学的情况还是存在,而且隐蔽性强,非常难监管。”的阻力则来自于非法办学者法律意识的淡薄,根本不理会相关职能部门的处罚,采取打游击的方式办学。

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是,黑学校的收费相对低廉。“红塔区幼儿园的综合月收费是250元至380元。”张兆顺说,“这个收费标准已经非常低了。”可“智多星幼儿园”的收费仅仅是150元一个月。“这样的收费怎么能保障孩子的营养呢?”张兆顺无奈地表示,“哪怕是现行收费也是很低,少每月要在500元至600元才能基本保障孩子们的营养。”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北大妇产儿童医院怎么样
宣钢医院
青海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癫痫病吉林哪家医院治的好
大庆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