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旅游

调查称县处级官员案头工作多现场工作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30:50

调查称县处级官员“案头”工作多“现场”工作少

中新10月18日电 一期《学习时报》刊登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提供的一份调研报告《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工作生活状况观察》。报告显示,内地县处级领导干部的工作方式多以室内工作、案头工作为主,而下基层、到现场调查研究相对较少。用于“陪同上级领导或本行政区域外的来访人员视察调研、参观考察等接待活动方面”的时间占到周工作总用时的9%。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于2010年组成课题组展开了一项“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工作生活观察”的研究,选取样本,跟踪观察,首次以科学方法描述出了中国县处级领导干部日常工作生活的一般状况,对于这一层级领导干部的工作强度和工作方式有了一个比较清晰准确的了解。  这项研究选取了国内8个省市的12个县(区或县级市)的162名包括党委常委、人大主任、政协主席等主要领导干部为研究对象。在正常工作时间,对他们进行了至少连续一周的工作与生活状况的观察和记录。选取样本的具体情况是:东北地区23人(3个市县,占总数的14.2%),东南地区29人(2个市县,占总数17.9%),中部地区76人(5个市县,占总数46.9%),西部地区 34人(2个市县,占总数21.0%)。其中,党政“一把手”24人(14.8%),其 他 领 导 干 部 138 人(85.2%);常委107人(66%),非常委55人(34%)。  经过研究,课题组将县处级领导干部的日常工作、生活分为4类16项,分别为:一是用餐与睡眠,包括:每日三餐和晚间、午间睡眠;二是工作类,包括:会议、批阅文件、研究工作、谈话、调研、接访、陪同、出差、走访慰问等9项;三是学习、休闲保健,包括:健身、休闲和医疗保健;四是家庭生活,主要内容为陪伴家人。  经过观察,课题组发现观察对象每周平均工作、生活的时间分布情况为:周睡眠总时长:61.48小时(其中晚睡55.34小时,午睡6.14小时),平均每天睡眠时间为8.7小时;周用餐总时:14.69小时,平均每天用餐时间约为 2小时。工作情况是:周工作总时长:47.56小时,按照一周5个工作日计算,平均每个工作日约为9个半小时。周学习总时长:9.66小时,平均每天学习1.38小时。周休闲保健总时长:6.40小时。周家庭生活总时长:10.55小时。  研究报告称,县处级领导干部是党治国理政的基础,他们常年工作在线,上要对中央、省委负责,下要面对群众,工作范围、性质中既有“条条”,又有“块块”,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群体。这个重要的干部群体的工作方式,是课题组关心和研究的一个重点。根据对一周时段内按 9个工作项目的观察统计,观察对象工作方式的平均状态是(用时由高到低排列):研究工作 9.79小时、出差8.88小时、开会8.42小时、调研6.38小时、批阅文件5.25小时、陪同4.27小时、谈话1.00小时、接待来访0.89小时、走访慰问0.57小时。(见图2)  在对观察的数据进行统计和研究后,课题组有几项发现。其中包括:  工作强度较大,“一把手”尤甚  统计显示,观察对象总体平均每工作日工作时间为9个半小时,超过了国家法定时长,与社会上对干部工作强度的一般印象比较吻合。在调研中看到干部加班是常事,甚至周末的一些活动实际上也具有“变相工作”性质。特别是党政“一把手”工作时间更长、负担更重。书记、市长周工作时长平均为55.08小时,平均每工作日为11小时。常年如此工作,不少领导干部感到身心疲惫。  除了工作时间比一般领导干部更长之外,“一把手”工作、生活呈“一少三多”特征:休闲少,会议多、出差多、陪同多。他们每周的休闲保健时长平均为3.91小时,明显少于其他领导干部的平均 6.84小时。“一把手”的会多,平均每周开会5.55次,多于其他领导干部平均每周 4.35次。“一把手”平均每周用于开会时间约10个半小时,也显着多于其他领导干部的平均 8小时。“一把手”活动频率极高,出差(离开任职地外出工作)频繁,每周平均高达2.5次。在每周用于陪同上级领导或本行政区域外的来访人员视察调研、参观考察等接待活动方面,党政“一把手”也耗费不少时间,平均每周为 6.25小时,显着多于其他领导干部平均 3.93小时。在陪同次数方面,党政“一把手”平均每周4次,比其他领导干部约2次多一倍。党政“一把手”接待群众来访也较多,周平均 1.79次,明显多于其他领导干部的每周1.01次。  “案头”工作多,“现场”工作少  观察发现,领导干部的工作方式多以室内工作、案头工作为主,而下基层、到现场调查研究相对较少。  按照我们的分类,“研究工作”、“会议”、“出差”和“批阅文件”等四种工作方式,占被观察对象周工作总用时的62%,而“走访慰问”、“接待来访”、“谈话”和“调研”等四种,一般需要到达现场,以及需要与群众或者下级打交道的工作方式,总共占周工作总用时不足20%。由此可见,县处领导干部总体的工作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三多三少”现象:室内时间多,室外时间少;与文件打交道多,调查研究少;和上级、同级打交道多,与下级和群众打交道少。更值得注意的是:领导干部“走访慰问”、“接待来访”和“谈话”一共占他们周总工作用时的5%,似乎更显得偏少了一些。  通过比较还发现,职位越高的干部,与群众打交道的时间似乎越短。党委常委每周用于走访慰问的时间平均为 0.44小时,明显少于其他非党委常委领导干部的 0.81小时。党委常委周均走访慰问次数为0.27次,也明显少于其他非常委领导干部的0.56次。与此形成对照的是,领导干部用于“陪同上级领导或本行政区域外的来访人员视察调研、参观考察等接待活动方面”的时间占到周工作总用时的9%。职位越高的干部用于陪同的时间越长,党政“一把手”周均陪同时间为 6.25小时,明显多于其他领导干部的3.93小时;常委周均陪同时间为4.80小时,多于其他非常委领导干部的3.25小时。  干部之间差异明显  我国基本国情之一是:国家大,发展不平衡,地区差异大。这样的国情在县处级领导日常工作生活中也有所体现。观察发现,在全国的东西南北所选择的不同市县,因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地区文化等方面的差异,领导干部的工作生活状况及特点也呈现出了一定的差别。此外,同一地干部之间,常委与非常委之间、中共党员领导干部与非中共党员领导干部之间,以及男性领导干部与女性领导干部之间都存在一定差异。  ——中共领导干部比非中共领导干部忙。在周工作时长方面,除党政“一把手”工作时间显着长于其他领导干部之外,中共党员领导干部周工作总时长为 48.48小时(工作日平均 9.70小时),多于非中共党员领导干部的41.65小时(工作日平均8.33小时)。  ——工作时间东西长,中部短。比较不同地区的领导干部在工作时长方面存在显着差异。我国东南地区市县领导干部周工作时间长,约为52.59小时。西部地区紧随其后为51.69小时,仅比东南部地区干部少不到1小时。中部地区为短,周工作时长为43.13小时,平均每工作日为8.63小时。  ——中部干部学习时间多。在周学习时长方面,中部地区长为 11.56小时、东南部地区为10.61小时,东北地区为9.42小时,它们都明显长于西部地区的4.79小时。  ——学历、职位越高越少闲暇。在一般印象里,学历越高的人越懂得休闲保健。这次观察的结论正好与之相反。领导干部学历与其用于保健休闲时长呈现倒“U”趋势。具有大学本科学历干部平均每周用于休闲保健的时间为 7.17小时,远远高于具有研究生学历干部的 4.22小时。党政“一把手”每周的休闲保健时长为 3.91小时,比其他领导干部的6.84小时几乎少了一半。  ——男同志“不顾家”,女同志奉献多。在家庭生活及家务方面,不同性别干部之间差异性很强。女性领导同志在家庭生活及家务方面每周用时为14.43小时,显着多于男性领导干部的9.94小时。此外,中部地区的干部在家庭、家务方面的用时为13.39小时,显着多于西部地区的8.64小时、东南地区的8.96小时和东北地区的6.01小时。男性领导干部因工作繁忙用于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这固然说明,他们勤于政务,但却不能反证女性领导干部清闲。在调研中我们看到,女性领导干部付出的更多。她们除去要全心投入工作外,还要挤出时间做家务、抚育孩子、赡养老人。她们为事业做出了更多牺牲,付出了更多辛劳。  领导干部队伍结构比较理想  此次观察研究还发现,我们所观察的县处级领导干部队伍呈现出高学历、年轻化的态势。这次观察的162名干部中,研究生学历有40人(占总数的24.7%),大学学历有108人(占66.7%),高中及以下学历有14人(占8.6%),平均年龄46.29岁。其中男性140人(占总数86.4%),女性22人(占 13.6%);汉族 155人(占总数95.7%),少数民族7人(占4.3%)。这些数据表明,领导干部队伍无论是学历结构还是年龄、性别以及民族结构都比较均衡。这些干部正值精力充沛、阅历丰富、心理成熟的事业阶段。这也表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一直坚持实施的干部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战略显示出了良好效果。  课题组表示,通过首次采取科学方法对我国市县级领导干部的工作生活状况进行的观察与研究,折射出中国广大党政领导干部能够忠诚于党和人民的事业,勤于政务,甘于奉献,值得党和人民信任。  但在观察与研究中,课题组也看到一些问题,如领导干部,特别是党政“一把手”在工作方式上存在的“三多三少”现象。应当说,当前在部分干部的工作中存在这样的现象有其客观原因。这一现象与中国工业化、城镇化的发展阶段以及现阶段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工作重心都有一定关系。但在另一方面,也应看到领导干部特别是党政“一把手”的这种工作方式及特点,正是当前在社会上和人民群众中一定程度存在的与党和政府的距离感、与党政领导干部的疏离感的重要原因。如何改进领导干部的工作方式,拉近党群、干群关系,化解党群、干群之间的距离感、疏离感,是今后党的建设乃至国家政治建设中需要进一步思考和解决的重要课题。在这方面,需要做进一步的探索和努力。  (来源:中国)

微商城单品怎么做
微信公众号小程序怎么用
信息发布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