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法律

清韵赌徒的人生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49:59

一  赌场设在一个地下室里,来这里赌钱的都是些游手好闲的主儿。他们要么玩麻将,要么打朴克、还有打天牌、摇骰子的、五花八门,喜笑怒骂,整个赌场都在表演。在他们手里,钱就是他妈的纸,不是钱。只有到了输得精光,才意识到钱的重要性。才知道没有钱,你就是瘪三、你就是一文不值的穷光蛋、你就是被人瞧不起的下三烂。  但是,当物以类集,人以群分时,那些上次被人算计输光了的赌徒,或在哪里说谎骗来了一笔钱,或在哪里借来了一些生活费,或在老爹、老妈、老婆面前罚誓赌咒再也不进入赌场,一进赌场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等等。老爹、老妈、老婆信以为真他讲的是真话,拿了一些钱给他去谋业,去做生意的本钱。  那些赌徒拿到了钱,一溜烟跑进赌场,又找到那些新朋旧友。又重新拉开场子,么五喝六地玩了起来,直到把又一个或几个输得差点当了裤子,才放他走。  赌场里面乌烟瘴气,空气相当不好。嘈杂声不绝于耳,有大声叫着出牌的、有牌出错了后悔的、有怪别人不该卡牌的、还有怪别人出了牌他没碰到而骂骂咧咧的、吵吵闹闹、乱糟糟的。  外号叫做狗子的赌徒也夹在里面,他三十一二岁年纪,瘦长个子,瘦长脸。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头发乱蓬蓬,好像从来没梳洗过。脸上也是脏得只剩两只眼白是白的,其余的灰蒙蒙。这时,他不知与下首麻友在说什么话。  他刚一张嘴,下首的麻友连忙用手捂住嘴:“别说了,狗子,你别说了。你怎么不带钱来打牌?在赌场上是不借钱给人的。这个规距你都不懂,还来打什么牌?欠钱,我能欠别人的钱吗?赶快将钱拿出来。另外,你离我远点,你的嘴好臭。”  狗子在别的麻友面前丢了脸,恼羞成怒,耍起无赖来:“你这个骚货,昨天晚上我亲你时,你也没有嫌我嘴臭。还说我好香!今天当着大家的面你说我的嘴臭,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我们之间欠一点钱怎么了?我们俩人谁跟谁呀?”  下首坐着一个妖娆的麻友,长发披肩。鸭蛋形的脸,衬着恰到好处的五官。叫人怎么看怎么爱。她听了狗子的话,脸上气成了猪肝色,顿时杏仁眼儿园睁:“狗子,你也不拉泡尿照照自己?你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什么德行。我会让你这个狗东西占便宜?不要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你也别做他娘的春梦?快将欠的钱拿来,千好万好。若不拿钱,你看着办?”  狗子不仅没占到便宜,反而被她一顿奚落,觉得在麻友面前塌了面子。也动起怒来:“你这个骚货,不知和多少男人睡过。象你这样的烂货,送上门我还不要呢?你敢瞧不起我?现在我就是没钱,你敢怎样?只管放马过来。”  下首的麻友叫春桃,见狗子欺她是个女的,且越说越不象话地损她。也真地动了气,脸色气得苍白。嘴唇气紫了话儿出口也就更不好听了:“你这个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你竟敢如此污篾我?有种的你就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你不还钱?可以,我请人讨去,别人就没我这样客气了。”  上首的麻友和对面的麻友见他们越说越气,动了真格的。连忙做和事老:“好了,好了,一人少说一句。大家常在一起打牌,伤了和气不好。狗子,你向春桃说声对不起,把欠人家的钱还上,这事儿就算完了。可好?”  狗子脖子一梗:“男子汉还向人家说对不起。今后,我还怎么在社会上混?另外,我今天的钱确实输光了,哪来的钱还她?”  春桃看他这么硬,这么不识抬举,这么不近人情。欠了人家的钱不还,还硬得像块石头。就是再好性子的人,都看不过去。她不由冷笑道:“狗子,你有种!不说就不说。哪个稀罕你来道歉?另外,你没钱是吧?没钱可以。我不找你要,我请人找你要。到时,你可不要哭天抹泪的。”  狗子将桌子一拍:“春桃,你有什么了不起?!老子看你皮肤作痒,要老子替你修理修理。赌场上欠的钱历来就不算,老子除了身上这破衣,什么都没有。你去叫人来找我要好了,你要这破衣吗?若要,今天就给你。”  说着,装作要解裤子,脱给春桃。  春桃也很泼辣,上前要撕狗子。  其余两个麻友连忙停下手,将他们两人拉开。一边埋怨狗子不讲理,一边劝春桃忍了。狗子见自己不占理,完全是耍赖。见别人也不给他讲理,嘴里骂骂咧咧,起身离去。    二  春桃回到家,脸色铁青。她在回来的路上,巳找到了几个人。此刻,正在家里与那几个人说什么。那几个人听了后,也气得脸歪鼻子斜。其中一个说道:“春桃姐,哪个敢给你气受。他就是骨头发痒。我们哥几个替你出气,修理修理他。”  春桃见有人替她出头,心里一半欢喜一半忧愁,生怕他们惹出大事来。又叮嘱道:“你们也不要打得太狠,打狠了,还要我出医药费。那样更划不来。只要教训教训他就行了,叫他认得姑奶奶。  几个人领命出来,躲在一个转弯处。这里是狗子回家的必经之路。他们躲在暗处,专等狗子的到来。  天黑了,狗子不知从哪里游魂归来。他一边走,一边唱着从电视里学来的情歌:“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你去想一想,你去听一听。月亮代表我的心——”一边走,一边哼着。很快乐的样子。走着、走着、脚下被什么一绊他朝前踉跄了几下,脚被绳子绊住了。狗子朝前朴去,摔了个狗吃屎。    狗子爬起来就骂:“我入他姥姥,哪个没教养的东西?将绳子丢在这里?”  一边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一边用手揉着摔痛的地方。  几个打手哪里等他走,拳头棍子一起上。打得狗子直叫哎哟:“你们不能轻点吗?”几个打手也不作声,也不回嘴,只是手里狠狠地打。打得狗子连连叫:“哎哟,大爷,你们饶了我吧。”  几个人还是不歇气地打。直到望风的人说:“有人来了。”他们才放下手,一哄而散。  狗子被打得爬不起来,皮破肉烂。衣服也被撕得条条缕缕。他试着往起爬了几次,爬不起来,只好躺在地上,装死。  来人是狗子的妻子菊秀。她刚从别人家打工回来,天快断黑了,看不大清楚。等到菊秀走近,才看到地下躺着一个人,不知是哪个。她本来走过了去了,心中不忍,又走回来。仔细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人,见他脸上血糊糊的,根本看不清脸。菊秀好意地问道:“你是喝醉了吗?又好像不是喝醉了,好像是被人打了。那些人为么事打你?你为么事不回家去?”  她一边问,一边试着将那人搀起来。这一搀不打紧,原来是她那个不争气的赌鬼丈夫。她不由大吃一惊:“狗子,你怎么被人打成这个样子?”  狗子试着睁开肿胀的眼睛。嘴里还是叫着:“哎哟,痛死我了。他妈的,只要老子不死,那个臭婊子就跑不了。”  妻子菊秀冷笑道:“你整天游手好闲,还在外面惹事生非。被人打成这样,哪有医药费给你医冶?我巴不得他们把你打死。打死了才好,一了百了。免得留你在世上,祸害人。”  狗子又将怒气全部转移在菊秀身上:“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自己的男人被人打了,不去找人家要医药费。反而在这里骂你老公,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菊秀气愤地说:“我知道是谁打的你?我去找谁要医药费?你这种人,打死活该。”准备抬脚走人。  狗子赌气道:“好!好!你不去是吧?你不去我去。”  想爬起来去找春桃。哪知还没站起来,脚下钻心地痛,他一个踉跄,又摔到在地上。  菊秀看他还是:煮熟的鸭子——嘴硬,抬脚就走。可不知为么事,走出好远,可眼光还是朝这里瞄着。见狗子实在爬不起来,虽然嘴里骂着难听的话,毕竟是自己的男人。她又折了回来,搀扶起他,朝自己家里走去。  狗子在菊秀的搀扶下,一拐一拐地走着。不时发出“哎哟”的呻吟声。    三  狗子伤好了一半,自己一拐一拐地走到春桃门口叫阵:“春桃,你出来!你叫人把我打成这个样子,老子半个月都起不了床。现在老子好了一半,老子饶不了你,快将医药费付来。”  春桃慢悠悠地从家里走了出来:“你被人打了,倒来赖我|?我问你,是我春桃打了你?还是看到我叫人打了你?拿出我打你的证据来,我赔你医药费。不然,我上法庭告你。”  狗子底气不足地说:“虽然我没看到你在场,但我知道,准是你叫别人打我的。”  春桃“呸”了一声:“别地方还有杀人的,也是我叫的?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是我叫别人打你。你滚远点,越远越好。免得老娘看到你恶心想呕吐。”  说完,回身进屋,将大门一关,不愿理狗子。  门口围了一大群人看热闹。那些打狗子的人也夹在中间。听到春桃骂狗子,不禁嘻嘻笑出声来。  狗子被人打了,而今又受到嘲弄,更加生气。他不依不饶地要上前打春桃家门。围观中的一个老人出来说话了:“你这个人也是,没有找到证据,凭什么说是她叫人打你?我劝你,赶紧回去找证据来。现在的人狠着呢,说不定哪天小命掉了,还不知是哪个掐掉的呢。回去吧,吃个哑巴亏算了。”  狗子听了老人的话,只好一拐一拐地朝家走。  狗子回到家,见四壁皆空。桌椅板凳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狗子回来觉得肚子饿了,就翻箱倒柜找吃的。那个破家的一点为数不多的破家俱,全被狗子翻遍了,当然没找到吃的。狗子一边找,一边骂:“这臭婆娘,将吃的东西藏到哪里去了?”  找着、找着,他发现破衣柜里有件半新的大衣,他拿出来看了看。嘴里咕噜着:“旧的,值不了几个钱。”  将它放回原来的位置,又再去翻,怎么也翻不出值钱的东西。只好又将那件旧大衣翻出来,用一个塑料袋装上,正准备出门——  恰巧这时菊秀回来了,她见狗子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警惕地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狗子掩饰道:“没有什么,是别人的东西。”  菊秀趁狗子躲躲闪闪的空档,一把夺过狗子手中的塑料袋,快速地将它扯开,一看里面是她一件出门穿的大衣,就怒冲冲地说:“你这个败家子,把家里东西都卖光了。说不定哪天也把我卖了。你怎么不去死,江长无盖,你快去跳呀。”  狗子听到老婆如此骂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憋了一会,就像野兽似地朝妻子扑过来。  俩人撕着、打着。菊秀毕竟是女人,哪里打得过如狼似虎的狗子。隔壁邻居听到菊秀撕心裂肺的哭声,都骂狗子:“这个人迟早是牢里的货,不会落得善终。”  打了一会,菊秀披头散发从屋里出来,她一边哭着,一边朝河边跑:“跟这个东西结婚真是瞎了眼。这个日子怎么过?好!你舍不得死,我去。跟着你受活罪,我下辈子都不跟你过了。”  狗子发狠道:“不过就不过,没有你,老子照样吃香喝辣。”抬脚就走,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菊秀哭得喉干气断,两眼红肿得像是两个大桃子。也没个人来安慰她,她一狠心,真的不想过这种日子了。就一边跑,一边哭。跳到了河里,正在水里朝前走。恰好一个来挑水的人看到了,见菊秀正要朝河中间走。挑水的将两只桶一丢,连忙将菊秀拉住。劝道:“大姐,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世上的路千万条,修个人身不容易。你何必走这条路呢?”  菊秀被好心人救了。她回到家,还是不停地哭。左邻张大娘看她可怜,连忙跑过来,替她将湿衣服脱下来,换上干衣服。  狗子打完架就不知跑到哪里游荡去了,隔了好一会才又回到他的狗窝。回来一见,不禁吓了一跳,只见菊秀躺在床上,床上都是破衣烂被。菊秀闭着眼睛不出声,脸色霎白。狗子伸手摸摸她的鼻孔,还有一丝气息。狗子哭着跪在地上:“菊秀,你不要做傻事,都怪我不好,都怪我不好。从现在起,我改邪归正。明天一早,我就到外面去打工,再也不赌钱了。我挣钱养家糊口,再也不要你那么辛苦。”  听着,听着,菊秀慢慢睁开了眼睛。并且从床上坐了起来:“真的?你愿意改邪归正?”  狗子发誓道:“真的,我愿意。从今后,我要是对不起你,就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菊秀从来没听到过狗子说出这样贴心的话来,激动得将狗子扶了起来,狗子趁机将菊秀搂在怀里。菊秀也好激动,俩人紧紧地搂在一起。    四  第二天一大早,狗子实践自己的诺言,出门到一个建筑工地打工。他有扎钢筋的技术,此刻正汗流浃背地扎着钢筋。菊秀也在外面打工,在洗衣房里帮人洗着大桶大桶的衣服。中午吃饭时,别的工人端着大碗,吃得香极了。狗子却端着碗,将饭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好像吃药似的。  狗子吃了几口,将碗一丢:“他娘的,这简直是猪吃的。”他摸摸口袋,临出门时,菊秀朝他口袋里塞了几元钱。他拿着这几元钱,跑到旁边小店,买了一包方便面,吃了起来。  晚上,累了一天的工人都睡了。呼噜声此起彼伏,如拉响的风箱:“呼噜,呼噜。”  有的人说着梦话,有的人睡梦里笑出了声,那大概都是在梦里遇到了好事。狗子睡在一个角落,他睡不着,眼睛望着工棚里的天棚。想着自己的心事:“他娘的,好久没发工资了。想当初老子吃香的,喝辣的,如今落到这个地步?也不知哪天发工资?真的,好久没有过麻瘾,发了工资,一定要打个痛快。” 共 1312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中医治疗癫痫有哪些好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