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游戏

民国女军阀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1 17:48:24

    这也难免小帮工有这样的疑问,佛跳墙因为制作耗时长,耗费材料过多,手法又十分的繁杂,所以很少有酒楼会去做,即便是有,也是价格高昂到让这些贫民百姓望而生畏,所以大多数人对于佛跳墙这种东西只是看过,而不曾吃过,甚至于大多数的人,只是在报菜名的时候听见过,相声里说的,也都是给那种达官贵人吃的。  其实不只是他们,就连何平戈小时候也曾有过这样的误解,所以这个时候面对小帮工的疑问,何平戈竟是有几分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似得,解释道:“那是以前的事情了,其实这道菜在以前的贵族桌上也不少见,有些家中财力足够的文雅人,也爱闲来无事尝一尝,而这“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这句诗,也是从他们的口中得来。”  小帮工算是在何平戈的讲解里长了知识,感叹的连连点头,几乎成了一只吃米的小鸡,满眼睛里的,都是敬佩。  佛跳墙除了材料丰富之外,制作方法也有点繁琐,通过煎炒烹炸来将每样食材的美味的味道激发出来,再将它们融合在一个小小的瓦罐里。  小帮工原本还想帮忙的,可是后来发现他除了烧火之外,似乎还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在一旁老老实实的看着了。  说是一道菜,可是这道菜却是足足用了一个下午。  到小帮工都有些昏昏欲睡了,何平戈却还在仔细的盯着火候,佛跳墙就是这件事麻烦,用料多不说吧,还得兼顾火候,也就是何平戈平时爱读一些有用没用的闲书,其中有一本是详细的讲的讲这些金贵有费时的菜肴的,那时候何平戈也就是闲着没事翻了翻,在加上躺在病床时候又恶补了几天,这才敢拿来试试。  何平戈现在全神贯注的都在这罐子里,额头上染了一层薄薄的汗,眼见时间要到了,一直跟着何平戈的小护士过来道:“何老板,司令到了,正在病房里等着您呢。”  何平戈面色略带了几分高兴,心道这倒是巧合的很了,点点头应声:“叫司令稍等,我这就过去。”  毕竟是在厨房里,何平戈的全部心思又都在食物上,所以现在自己整个人的样子,烟熏火燎的多少有点狼狈,何平戈不想顾念见了自己这副样子,便从院子里的水井中打了桶清水,洗净手脸后,才拿软布端着瓦罐,往自己的病房里去。  顾念这段时间忙的厉害,今天也是难得的得了闲,这回等着何平戈,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何平戈端着瓦罐进来的声音都没能够吵醒她,也不知道是真的太累了,还是因为对何平戈的脚步熟悉所以没有提起警惕心。  顾念这段时间只怕是过的太忧心了,哪怕是睡觉的时候,眉心也是微微蹙着的,何平戈不忍心叫醒她,便将瓦罐放在一旁,想等顾念醒过来,再叫她尝尝,毕竟这瓦罐的存温性很好,但凡不是睡的太久,倒是不必担心东西会凉。  想法倒是好的,只不过何平戈这才转个身搬个椅子的时间,婉儿已经摸着墙从隔壁过来了,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抽了抽鼻子:“师兄?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睛看不见后没有安全感,婉儿近的说话声音都有点大,何平戈听了这个,忙道:“嘘小点声,司令睡着了,你别吵醒了她。”  婉儿的神色显而易见的有了那么一瞬的不高兴,可转瞬间就消失了,只是小姑娘似得吐了吐舌头,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好,那我小声点。”  这句话说完,婉儿就又吸了吸鼻子,满脸都写了点疑问道:“师兄,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真的好香啊。”  何平戈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也不知道顾念回来,煮的这份只当是练手,这会儿听见顾念来了,只顾着顾念,直直的给端过来,竟是忘记了给婉儿也煮一份,一时间有点心虚道:“司令这段时间太辛苦,我给她煮了点补汤吃。”  婉儿对自己的身体控制控制一直满严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东西,素来是一口不碰的,这件事小时候叫何平戈伤透了脑筋,现在却是难得希望婉儿能够不喜欢这东西。  可惜世事从不如人愿,婉儿笑了一下,语气里略有几分酸涩之意:“师兄对顾司令是真好啊。”  何平戈此刻心思都在婉儿的身上,所以也没有听出婉儿的意思,只是道:“虽然司令没说,但这次之所以会撕破脸皮,要说和我们没关系是假的,司令现在这样,我也是心中不安。”  婉儿点头似乎是十分理解的样子,眼中却是冰冷似冬日的雪水,语气却是甘甜的:“我也知道错了,以前不应该和顾司令作对的,以后我会好好的和顾司令相处的。”  何平戈松了口气,语气也温和了许多,眼睛只顾着看顾念的样子,听着声音便漫不经心的应答道:“婉儿乖。”一副哄小孩的样子。  何平戈现在的全副身心都在顾念的身上,也就没注意婉儿眼中一闪而过的怨念,更不必提他现在这副样子,给婉儿之后的路,推了多大的一把。  婉儿看起来仍是一个小姑娘的样子,脸上带着笑向着汤锅走去,时不时的还吸一吸鼻子,露出一点小馋猫的样子:“那个汤真的好香啊,我可以走过去闻闻吗?”  何平戈见婉儿似乎没有发难的意思就松了口气,这会儿在顾念的身边,正在轻轻的把被子给顾念盖上,一时间竟是没有顾忌到婉儿这边,而婉儿也不等何平戈回应,就已经对着汤锅走了过去。  她眼睛不好,这会儿却是意外的准确的几个大步就到了桌子边上,也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怎么的,婉儿竟是直接的把手掌按在了那个瓦罐上,又惊又痛之下,婉儿大叫了一声:“啊!”  何平戈听到这声音回过身的时候,正巧看见婉儿正把那个瓦罐拨到,何平戈心中一惊忙叫道:“小心。”  一边说着一边扑过去将那瓦罐接住,没有叫那个瓦罐落在地上。  瓦罐里盛着的都是滚热的汤,婉儿只不过隔着盖子摸了一下,都吓到这样,要是让这份汤落在地上,只怕会撒了婉儿和顾念的身上,到时候只怕就不只是疼痛这么简单了。  婉儿这一声叫,不但叫过来了何平戈,也叫醒了顾念,顾念尚有些迷茫,手已经按在了枪支上,警惕道:“怎么回事?”  瓦罐稳稳的捧在何平戈的手里,却已经洒出来了一些,将何平戈的手臂烫的通红,值得庆幸的是,就是没有洒在顾念和婉儿的身上。  何平戈悄悄的松了口气,将手上的瓦罐放回了桌上,隐藏了手臂上的烫伤,笑着道:“没什么,我刚刚不小心把汤锅碰到地上,还好没撒。”  何平戈说了这句话,顾念却多少有几分不信,她刚刚睁眼的时候,何平戈脸上的痛苦之色,不像是假的,所以不由分说的扯了何平戈的手过来,道:“我看看。”  顾念这一拉开袖子,就看见了手臂上红了一大片,就连捧着瓦罐的掌心,也是红了好多,顿时有点心疼,又气:“你这个人啊,我也是被你气的没有脾气了,到底是汤锅重要还是人重要,汤洒了再做就是了,你现在烫成这样……”  何平戈见隐瞒不下去,只好笑了笑道:“不是什么大事,我晚些拿冰块敷一敷就好了。”说着,还偷眼看了一眼婉儿,他之前不说受伤的原因,除了是怕顾念担心之外,也是怕婉儿自责。  顾念其实也稍微猜得到他的想法,却也难免生气道:“这都不是大事,汤锅就是大事了?”  小护士也是听着门内有声音,这才推了门进来,带了干净的帕子劝道:“司令您不知道,何老板这个汤都足足的熬了一个下午了,就为了给您吃的。”  顾念听了这话,心里一软,拧眉瞪了何平戈一眼,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但其实只是心疼而已:“傻不傻?你自己都没好全呢。”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往何平戈的手臂上吹着气。  手臂上清凉的感觉多少让何平戈感觉好了一点,眉头也舒展了一些:“又不是什么娇气的公子哥,早就没事了,司令若是当真心疼,便快些吃了吧。”  顾念这会儿满眼都是何平戈手臂上的伤,哪里还有心思吃什么东西,当即吩咐了小护士去取了一盆凉水来,亲自沾着凉水,将手臂上的红肿都拿冷水淋过了,又拿药膏给厚厚的涂了一层,这才放下心来。  何平戈也是急着叫顾念补补身子,自己这里才刚好,就催着顾念去尝尝那罐子吃的。  顾念看了一下瓦罐里的东西,虽然说撒了不少,可剩下的却是更多,而搭配的却是只有一个碗,便不由得奇怪道:“你们不吃吗?”  婉儿自打何平戈受伤之后就没再说话了,这会儿倒是出了声,看起来有点兴致勃勃的样子:“我……”  只可惜她这话还不等说完呢,就被何平戈打断了:“司令这些天忙的不行,加上天气又热,都没怎么吃东西,这些东西您一个人吃了正好。”  婉儿听了这话一抿唇,显然是不高兴的意思,何平戈忙哄她道:“婉儿若是想吃,我得了闲再给你做。”  婉儿勉强笑了笑道:“听师哥的。”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热度网文或rdww444等你来撩~  /br  /br  Ps:书友们,我是何止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巴中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焦作好的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吐鲁番治癫痫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