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游戏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第三十六章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07:33

上官文清老先生一边清烫着杯、壶、茶漏具等,一边对程湘明说:“‘红莲仙姑’马上就到。”听了这话,程湘明再没有了去“论经场” 前的兴奋与激动神情。相反,或许是听了上官老先生先前有关《心经》的说教、有关“色”与“空”的点化,变得从容而淡定。程湘明若有所感地说道:“今晨上山的神灵并不多,也就俩位。似乎都对我挺亲热的。这都是什么原因呢?”话语似乎是在自问,又似乎是在问上官文清老先生,上官文清老先生清淡的一笑,说:“这样很好吗。见了面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说话间,东面灰白朦胧的天空中出现了一点祥光,转瞬,便越来越近,现出一朵彤红色光亮的祥云,缓缓平稳地向峰顶飘来。上官文清和程湘明都明白,这是‘红莲仙姑’ 到了,放下手中的活,走向亭崖东面来迎接。上官文清老先生在前双手合掌,程湘明也跟着双手合掌立于崖前。  程湘明发现自己此时的心态特别平静,完全没有亲临“异境”的奇妙感觉和兴奋状态,甚至平淡的没有了清晰的心脏跳动。整个状态处于无法形容的“自然态”,就象质朴的草木和广博的大地,淳厚而深远。正如上官文清老先生所说的,自己此时不再是用身、囗、眼、鼻、耳在感知这个世界,而是在用心性迎接这两位即将落地的神灵。——这,让自己很自然地联想起次与“外星人”见面的情形。  记得次与“外星人”见面,那还是三年前的事情,当时与今天不同,激动兴奋的不行!糊里糊涂的就从竹梯上登上了飞碟。连冲带爬的就被外星人拽上了飞碟,连自己的竹梯有没有搭上飞碟,自己是怎么爬上竹梯的,飞碟仓门又是怎么打开、怎么关上的全然没有记看清楚,就如梦如幻般地被飞碟载着飞离开了地球,初心跳的不行!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这个故事要从本村的“阿旺哥”说起。  “阿旺哥”在自己村里也算得上是一位特殊的人物,一米七多的身高,长的细皮肤小眼的,全没有乡村人的粗旷作派,整日将自己清洗得一尘不染,时常,身上还散发出某种香皂的气息,整日捧着一本书本跟在自家的水牛身后,满山满沟的游放,象是在放牛,又象是在逃避劳动,乡亲们都叫他“大学生”。他知道乡亲们是在戏笑自己,因为他高中考大学没考上,还整日棒着一本书不避人的看。事实上,“阿旺哥”在本村也确实算得上是一个“知识分子”了,在本沟村几十户人家里面,是一位读到高中毕业的“高材生”。所以,当时在程湘明眼里他也确实有一股自命清高的劲儿在身上,不合群。就连小孩也敢跟在他身后,一群的跟着跑叫:“阿旺哥,阿旺哥;读了十年考大学;阿旺望着大学门;大学不收阿旺哥。”“阿旺”开始那个气!提起赶牛竹鞭就来赶打,小孩们一哄笑而散。程湘明是村沟里二十几个孩子中,一位没有笑乐过他的孩子,所以他对程湘明也特别亲善,常常在沟路边上相遇,只要见大人们不在场,他总要用手掌摸摸程湘明的头,或轻捏一下他的脸蛋,嘴里说道:“乖呀子。”程湘明也觉得他有几份亲近。只是众人都远离他,程湘明也不敢做的与众太不同而已。常常立的远处,或在暗地里静静的观察着他。后来,俩人相处好了,“阿旺哥”才告诉他,他喜欢程湘明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不象村沟里的别的孩子那般邋遢,整日穿的清清楚楚象个城里的孩子,讨人喜欢!这是后话。  直到有一天八月夏日的早晨,因为练功的原故,他每日都起的很早,那日练完功回来,正扒立在自家的小木楼上向远处张望。这时,他隐隐约约听到天空中有闷闷细微的机器轰响声,由远而近,象蜜蜂的嗡鸣,常人不留意根本听不到,他觉得奇了怪了?不象飞机的声音,而且听起来又飞得极低!仿佛就在山梁腰间。透过淡淡的晨光薄雾,山道上他见到一个身影,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正扛着一架竹梯在追赶着什么,还敏锐地回头张望了他一眼。这一瞬间,他看清了对方是谁,正是平曰里惹人眼的“阿旺”大哥!只见他急忙中将竹梯竖起,并火速爬上了竹梯巅部,再向云天一迈,人梯尽消!真象变戏法似的。随即机器的隐响声消失了——看得程湘明这个练过神功的孩子也目瞪口呆。  程湘明想探个究竟。正是署假,他跑到“阿旺哥”家门口等了整整一天也未见他的人影。直到一个礼拜后的一个傍晚,在山路上,他见到了“阿旺哥”。“阿旺哥”低着头想躲他,湘明迎上头去问道:“阿旺哥,那日你扛着楼梯去哪了?”“阿旺哥”不想回答,在牛脊上轻抽了一下“嘚——”想走!程湘明一把拽住了他,气力神大!“阿旺哥”尽然动走不得,惊了他一跳!他没有想到一个十岁的孩子尽有如此神力,加上他并不讨厌程湘明,于是牵着牛蹲下身体摸摸程湘明的头,问:“小阿弟想问什么嘞?”程湘明说:“别装蒜了!那曰早晨,我全看见了!大人不能说假话的。”“阿旺哥”赶紧将两个手指竖在嘴边:“嘘——!”了一声,再看看前后左右:“这事不能声张,不能对别人说。”犹豫了一下后,接着说:“如果你答应我不告诉任何人,我就告诉你。”程湘明坚定地点点头。“阿旺哥”说:“那好!明天早晨同一时间,后山上见。”  第二天一早,程湘明按时应约来到后山。“阿旺哥”见了他显得特别亲热,见了面就说:“湘明阿弟,其实我很喜欢你,”说着,还笑笑的将程湘明的头攘在怀里,“你们城里的孩子就是懂事,哪象我们沟村里的孩子,邋遢,无知,又不长进;有时,他们还会来笑话我呢!就你懂事,从来没有跟在他们身后起过哄。”湘明不知道怎么回答更好,于是抬起脸看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良久后,才说:“阿旺哥,还是说说那天早上的事吧。”‘阿旺哥’这才回过神来,笑笑地说:“好吧。你听说过飞碟的传说吗?”湘明摇摇头。‘阿旺哥’说:“现在社会上都流传,在另一个星球上还住着人类。”湘明反问:“有这样的事吗?我只听说过世上有神仙。”‘阿旺哥’笑:“确有这事。那日,我去的就是另外一个星球。是他们来接我的。”湘明睁大了诧异的眼睛。  待程湘明平静后,‘阿旺哥’详细地向他告知了那日的情形。并告知,在地球上能登上‘另一个星球’的人真是凤毛麟角!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遇的。程湘明天真的问:“为什么呢?”‘阿旺哥’告诉他,因为,我们地球人类跟他们相比,在智慧和文明程度都还相当的低,特别是我们地球人类还相当的狭隘、自私、不开化,思想也不纯净、有局限性,到‘另一个星球’无法进入正常的生活。因为,哪个世界是完全科技、开明、无私、纯净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人无法理解那个世界的人的生活,那个世界的人也无法接受这个世界的人的生活。在他们看来,我们简直是愚昧的一族,不可理喻。而我们人类不了解人家,由于自私、狭隘的原故,将别人极度的丑化,‘阿旺哥’说:“我在一本《科学》杂志上,还看到人类将他们丑化成章鱼的形象,真是太不可思意了。”程湘明问:“那他们长的是怎么个样子的呢?”‘阿旺哥’说:“高大、英俊、阳光、而且奇特。”程湘明兴趣地问:“怎么个奇特法?”“在他们头上有两个犄角型的明显突起。”阿旺哥说。程湘明听了后,明白犄角突起的人类都是高智慧的人类,因为外公说过,练功的人‘犄角’练通后,可以接收来自宇宙的信息,于是他什么都明白了,那一定是一个更高端的世界!他好向往,于是他央求‘阿旺哥’说:“什么时候带我去?”‘阿旺哥’说:“没那么容易啊,因为他们每年只来地球一次,都还是因为科学探寻、考察的需要,一般的人,他们是不会同意带他们去的。待明年夏天,我请求他们后再说吧。”  在接下去的一年多时间里,‘阿旺哥’向程湘明传授了许多有关“外星人”的见闻和知识,用‘阿旺哥’的话来说:“有朝一日,‘外星人’真的邀请你作客了,届时也能派上用场。程湘明好期盼这一天的到来。  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与“阿旺哥”接触的越来越平凡,偶尔还搬回一些有关“外星人”的照片和书籍回来看,这些都引起的外公的注意,但奇怪的是,外公并没有过问这件事。终于有一天,程湘明也终于忍不住了,问“阿旺哥”:“地球人这么多,为什么他们偏偏就只邀请你少数的几个人去做客呢?”“阿旺哥”并快乐地回答说:“其实,你还是个小孩子,你还不懂,他们请我们去,并不是‘做客’,而是搞科研,他们要探究更多的宇宙奥秘。”当时程湘明天真地问:“什么叫‘科研’?”“阿旺哥”耐心地回答:“‘科研’就是把我们这些人拿去做观察、研究,更深入地了解我们地球人。”程湘明不悦地反问:“那你们不是变成‘试验品’了?”“阿旺哥”答非所问地回答:“但,我觉得他们非常友善,一点恶意都没有。相反,还让我了解到了地球以外的另一个美好世界,这样很好、很快乐啊!我们也会变得更开明、聪明起来。我觉得这是难得的机遇。”程湘明变的更加向往起来。  第二年的八月十五清晨,程湘明依然趴在木楼上眺望,在“嗡嗡”的机声中,望着“阿旺哥”消失在云天中,期盼的心情更加强烈,这样苦熬了又一个礼拜,“阿旺哥”终于回来了,并带回好消息:“外星人”决定接纳他为新成员,明年的八月十五来接他们。  这样又准备了一年,临出发的前几天,外公似乎“猜”透了这件事,将“阿旺哥”一起叫到家里,对他俩说:“出远门是去学知识、长见识,不是只知道去玩。‘阿旺’你是大哥,你要带好小弟弟。”“阿旺哥”诧异地来回望着爷孙俩。外公补充了一句:“不是‘小讶子’告诉我的,是我自己看出来的。有什么事能逃过我老人家的眼晴!”“阿旺哥”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出发的时候,外公立在木楼上挥手为他俩送行,这是他当时慌乱中回头望见的,看过去外公是那么的自信、泰然,仿佛自己就是出一趟远门,根本不是去什么‘外星球’。现在回想起来,总算理解了外公当时的感受:心底无私何所惧?世界即我,我即世界;宇宙大同,其乐融融。  思绪间,“红莲仙姑”已来到了身前。   共 381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怎样治疗效果明显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老人癫痫病人的寿命长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