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科技

妾色撩人

发布时间:2019-06-25 03:05:01

选妃仪式结束,偌大的后宫,亭台香榭,鎏金宫殿也总算有了佳人相伴,美人入宫,令死寂的后宫终于死灰复燃的闹腾开了,一时间景美人美两相好,甚是和睦,尽管众人都心知肚明,这样的和睦只是一时的表象而已。方侬大病方愈,身体虚弱不适宜侍寝,何况新宠入宫,作为皇帝,为显示公平,总需要做到雨露均沾,毕竟前朝与后宫的休戚相关,慕容旭既然走出了这一步,他就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动之中。于是红灯日日在其它宫高挂悬起,不免显得未央宫甘于平静了,偏偏这就是方侬想看到的画面,免去了她寻找借口,避开慕容旭。夜尽天明未央宫一早便百花争妍,热闹非常。方侬一直推脱身体抱恙,自新晋嫔妃入宫以来,从未召见,今日难得开恩,在未央宫备下茶点瓜果招待,各宫嫔妃自然都早早赶来请安,不敢有所怠慢。“皇后娘娘驾到。”随着宫人提点,众嫔妃全都恭敬的低头跪下请安,朝中都知慕容旭独宠方侬,登基以来只有一妃一夫人,何况她身为六宫之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无人敢不服。方侬由肖芸轩和香芹伴随,款款而出,她今日亦是盛装打扮了一番,浓而不艳,娇而不奢,既端庄大方又艳丽绝伦,尤其是她身上那件美轮美奂的金色的凤袍,像是随时要展翅九天,耀眼的让众人都舍不得挪开双眼。方侬本就美貌,如此盛装之下,更是让跪了一地的妃嫔全都黯然失色,不敢有半分微词。除去封后那日,这是方侬首次如此大费周章,因为她很清楚这些嫔妃的底细,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初入宫中,自恃美貌,前世的她可就是因为酷爱素净,不喜争妍,让她们认为自己是好欺负的主。所以这一次她故意避而不见,直到工匠赶制出这件精美绝伦,无与伦比的金翅凤袍,她就是要将她们压的不敢喘气,免得日后来找麻烦。“都起来入座吧,你们初入宫中,本宫理应见见你们,无奈的身体微恙,才拖了几日。”方侬端起架子,温文尔雅又不失皇后威仪,扫过跪着的众妃嫔,率先入座,“不过你们都是皇上和本宫亲自挑选的,想必也无须本宫襙心。”“多谢皇后娘娘,愿娘娘凤体安康。”方侬很满意众妃嫔脸上那惊愕的模样,尤其是戚芸萱那一脸的不可置信,她素来看惯了方侬的随性和冷淡,却从未见过她如此端庄威仪,令人根本抬不起头,同身为女人,但甚至不敢怀有嫉妒之心,直到入了座还有些心绪不明。“一个个都是天姿国色,既然已经入宫,大家都是姐妹,在本宫这就不必拘谨了。”方侬的点头让香芹将事先根据各人喜好备下的礼物分别送到她们的手中,“你们初入宫中,本宫就随意挑选了些小礼送于大家,不足的挂齿,你们合心意的话就凑合着用吧。”众嫔妃这回还没从方侬的惊艳之中回过神来,又收到她的赠礼,得到首肯打开一看,更是怔愣的不敢相信,稀世珠宝,古籍善本,名家字画……不说名贵非常,更重要的是都是她们寻觅已久而不得之物,竟然被方侬以这样轻易的送出了。“多谢皇后娘娘!”礼物被收下,但是欣喜之余也让她们有一丝惴惴不安,方侬从未见过她们,但竟然能如此了解她们,这不仅仅是送礼,更是哧裸裸的警告。“合你们心意就好,本宫依着你们的性子胡乱猜测的。”方侬丝毫不介意看到她们脸上的诚惶诚恐,她就是在警告她们别想对着她动歪心思,“都说先礼后兵,既然你们礼物收下了,本宫也得说说这宫里的规矩,免得日后谁越了线,本宫可保不住你们。”先礼后兵,光是听到这四个字,胆小一些的都已经惨白了双唇,她们可也听说了流言,说就是因为皇后善妒,弄死了不少的妃嫔,所以皇上才没有纳妃,“臣妾谨听娘娘教诲。”方侬满意点头,“本宫不喜热闹,日后就不必天天来请安了,这宫中大小事务,本宫已经交给萱夫人打理,若无大事,全权由萱夫人处理。”“是,臣妾必当遵照萱夫人旨意行事。”戚芸萱根本不明白方侬的用意,她今日盛装打扮,不会只是为了在众嫔妃面前将掌管后宫的大权交到她手上吧,“皇后娘娘,臣妾恐怕……”“本宫相信你能做好。”方侬挥手阻止了戚芸萱接下来的话,继续道,“大家要尽心侍奉皇上,若是能有幸为皇上添子嗣,从此母凭子贵,恩宠不衰,但是这福分也要你们自己来争取。”“皇后,皇上下朝正往着未央宫来,不知娘娘是否要起身与皇上用膳?”香芹不急不缓的插嘴,一字一句足以让每个人都听到耳中。方侬的眼眸之中不由露出了赞赏之意,这香芹总是懂得锦上添花,但她却摇了摇头,似乎并不在意,“你去拦住皇上,让他不必往未央宫来了,就说本宫与众姐妹相聚,不便陪他用膳。”一朝入宫就是为得到皇上宠幸,而如今方侬竟公然拒绝皇上,没有丝毫忐忑,分明是在哧裸裸的炫耀她的恩宠。“皇后是越发大胆了,竟敢推却朕。”说曹襙,曹襙到,话音才落,慕容旭就大步踏进宫中,言词责备却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倒是看着方侬的盛装浓抹意外惊喜。方侬笑着起身,迎上前去,娇嗔道,“皇上也是越来越不将未央宫看在眼里了,每次来都不着人通报。”“难不成你在说朕的坏话?”“那可不一定。”方侬挽着慕容旭入座,让跪下请安的众人都起身不必拘谨,一切都如她计划发展,有慕容旭的配合,她这皇后的位置恐怕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敢来挑战,相对而言,她也能清净不少,她笑着对众人道,“你们不必拘谨,皇上在朝为国君,在后宫便是夫君,共聚畅言,即便偶尔有失言之处,皇上和本宫都不会责怪。所以都说说你们这几日入宫后的所见所闻吧。”慕容旭侧眼瞟了方侬一眼,总觉的她今日有些不同,要不是今日,还真难从她的口中听出‘夫君’二字,“皇后言之有理,今日畅所欲言,都重重有赏,谁要是敢藏着掖着,那朕也可要罚了。”皇上都发话了,为能在圣前表现,妃嫔们也算是卖力,全都是讲的绘声绘色,气氛好不热闹,连素来冷面冰山的慕容旭也难得的露出了笑脸,唯独戚芸萱坐在一旁却没有发话。“不过今日臣妾听闻一怪事,总有人……”“咳咳……”说得尽兴,底下有人不小心说漏了嘴,也忙被一旁的人打断了,话题有些尴尬的停在了半途。方侬和慕容旭都是聪明人,这忽然的停顿自然逃不过他们的双耳,方侬看向刚才发话的嫔妃道,“说下去,本宫不怪你就是了。”“是,皇后娘娘,这几日臣妾总是听说在寻芳殿附近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像是……像是……”那嫔妃说到一半不免脸红了,小心翼翼的瞧了一眼方侬,声音不由的小了下去,“像是男女胶合之时发出的声音。”那嫔妃的说完就将脸垂了下去,众人也都不免感到羞赧都低头不语,一时间倒是安静了一片,反倒是站在一旁伺候的香芹,素来谨慎的她,竟失神打翻了手中的酒壶,好在慕容旭和方侬似乎都并不在意,只是挥手让她退下了。“萱夫人可有听说此事?”方侬将视线投向戚芸萱,想必是后宫有不甘寂寞的宫女和侍卫私通,这在宫中虽是大禁,但倒是不奇怪,“寻芳殿是丽太妃和仪曦公主住所,万不可让人打扰。”“回禀皇上,皇后娘娘,臣妾不敢欺瞒,只是不敢打扰丽太妃,只是命禁卫严加看守,秘密调查,可是都无所获,谣言依旧,臣妾也正想向皇后娘娘回禀,看需不需要进到寻芳殿……”戚芸萱说到半处,不由自主的就停下了,这话意味着什么,她当然清楚。方侬的眉头不由皱紧了,事情出在寻芳殿附近,而四周又没有一样,这分明就将矛头指向了丽太妃,丽太妃年轻貌美,先皇又去的早,难免有心人不借此弄虚作假,只是以丽太妃现在的身份还有谁会想要对付她?但不管是谁,这一点她都是断然不会允许的。“这件事情你们就不用插手了,丽太妃和仪曦公主身份特殊,本宫会亲自处理这件事情的。”方侬忽然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心情,扫过底下的众嫔妃道,“你们初入宫中,不要纠结于这些流言,身为主子更要有主子的模样,切勿与宫人一样说长道短。”…….co

德阳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泸州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孝感哪家专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