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科技

诡谲屋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06-26 04:47:54

恽夜遥努力放松表情,面对柳桥蒲说:“老师,小航真的救了他身边所有的人,无关于我的计划,如果不是他的坚持,某些危险连我也忽略过去了,所以这件事,我希望小航自己来告诉你。÷杂∫志∫虫÷等这件事情说完,陆浩宇和某个人也差不多要与我们会和了,他们会带来真正凶手的信息,结束我们在褐色塔楼里面的推理。”听到恽夜遥的话,柳桥蒲目光变得温和,对柳航说:“别吞吞吐吐,赶紧说吧,如果真像小遥说的那样,爷爷会为你骄傲的。”“真的吗?”柳桥蒲重重点了点头,给与孙子的承诺,他一向都非常重视。柳航缓了一口气,把捂着脸的手放下了,靠着墙边说:“爷爷,其实我不敢说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就是因为陆浩宇,我想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会让你骂我的。”“陆浩宇?”这个名字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陆浩宇究竟有什么和柳航挂钩的呢?恽夜遥为什么坚持认为柳航救了楼上的人,而且与他无关呢?——诡谲屋主屋三楼上被神秘人扔在走廊里的衣服此刻正在陆浩宇的脚下,他手里还拿着一张纸片,上面是关于连帆尸体的检验结果,陆浩宇只看了几行字,根本不敢再看下去了。这个男人的胆小要比柳航真切得多,所以,也更容易让别人感受到。站在他身后的另一个男人表露出疑惑的神情,他弄不懂如此胆小的陆浩宇,怎么会重新回到三楼。“喂!你明明就是怕的要死,还要在我面前做出一副绅士的派头,装什么装呢?”“你以为我想装嘛?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胆小如鼠,说得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害怕似的,看你那腿抖得都快散架了。”“呸!你才会发抖呢!小人。”“彼此彼此,在进入这里之前,我们一个也不算是好人。”后面的男人别过头去,不想再搭理陆浩宇,他们的同盟关系等到下楼就会结束,所以他兀自朝着出口走去。“喂喂喂!不是那边,你还想再看一次尸体吗?走那个废弃的楼梯间,直接跳下去。”“这里可是三楼啊!”“你蠢啊!没看见下面铺的那么厚,连老头子老太太跳下去都没事,你还怕有事?”“我恐高。”先走的男人回答,脸色有些尴尬。陆浩宇淬了一口唾沫,说:“一个跳舞的还会恐高?你们舞蹈演员不常常站在很高的舞台上跳舞吗?就看那个什么罗意凡,还吊过威亚呢。”“我只是个刚毕业的小舞蹈演员,没吊过威亚,也没站在过很高的舞台上跳舞,怎么能和人家比!”“怎么不能?以后出名了,你们不都得这样吗?”陆浩宇反驳。“唉!出什么名啊?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对话间,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朝着废弃的楼梯间走去,三楼依然让他们觉得如同鬼屋一般,恐惧在他们的脸庞上显露无疑,也许陆浩宇自己也质疑,他怎么会有勇气回上三楼的?“你说我身边为什么没有纸条?”陆浩宇的同伴问。“不知道,也许验尸的人发现你没死,所以没写纸条,你应该感谢他救了你,那毒可真够呛的,恽先生手臂上的伤口那么长,皮肉都翻开了。”陆浩宇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自己手臂上比划。“我真是佩服你,坚持到现在没死。哎!我问你,到底是谁下的毒?”陆浩宇的问话并没有得到回答,而是得到了一句反问:“我和恽先生之间坐着谁?”“难道你是说怖怖?”“我也不确定,但有可能动手的只有她,当时恽先生戳穿她就是女主人,也许是狗急跳墙了吧?”“不可能,怖怖是上来帮助刑警的,而且那种情况下,他也不至于狗急跳墙啊!你和她有什么关系吗?”“我除了西西,和这里的任何人都没有关系。”“那不就结了,她干嘛要来杀一个无关的人?”“这就是我搞不懂的地方,那间屋子里还没有开灯,我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流进嘴巴里,马上想到会不会是毒药,于是就匆忙把拳头塞进嘴里,赶紧让自己呕吐,可还是咽下去了一部分,人摔到地上的时候什么知觉也没有,真的是很厉害的毒呢。”“你说的救我的那个人,我也没有看到,醒来之后浑身难受,嘴里还有一股酸酸涩涩的味道,睁开眼睛看到地上的垃圾之后,我忍不住又吐了,吐出来的全都是褐色的东西。你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可怕,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折磨。”陆浩宇说:“我能想象出来,看到你的样子,我就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胡乱喝东西了。”“你还真是自私,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这叫做没同情心吗?”“当然是了,看到我你只想着自己,也不过来扶一把。”“你那么脏,我怕我没把你扶起来,就先吐你一头一脸了。”“切!冷血的家伙。”两个人的话语消失在破损严重的楼梯间里面,伴随着两声沉重的落地声,和男人们哼哼唧唧的抱怨,他们继续向褐色塔楼前进。——褐色塔楼凶杀房间里柳航的叙述:“从三楼上下来以后,我身边就剩下了王姐、厨娘婆婆、小青、红柿、还有陆浩宇五个人,我准备先把他们送到楼下,然后再回上来接应爷爷。其实也是想试探一下,是不是所有的秘道都被堵住了。如果我们能走得通,爷爷他们下来也就顺利了。”“陆浩宇当时的表现还算正常,我们进入二楼,陆浩宇个发现了墙壁后面的小门,就是让舒雪绕到诡谲屋正门的出入口,小门直接通往户外,跳下去就是茫茫白雪。”“陆浩宇之所以会发现小门,不是因为他看到什么,而是因为他听到了异常的声音,好像一个人在墙壁缝隙之间移动的声音。其实那个时候我对他非常不信任,认为他想要借机逃跑,或者藏起来。”“于是我让其他人待在温暖的地方,自己一个人追了过去。在小门口,陆浩宇借着风雪的掩护偷偷告诉我他发现的事情,他可以肯定墙壁夹板里藏着一个人,但就是看不到这个人在哪里?”“于是我想到了一个主意,但需要陆浩宇冒一点险,一开始他说什么也不同意,后来我威胁他说,爷爷和谢警官已经在怀疑他杀人了,如果不帮我,雪一停他就会被警察逮起来。”“陆浩宇居然相信了,还害怕的要死,问我该怎么帮,我说我们得吓一吓那个藏在墙壁夹板里的人,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楼上包括爷爷还有四个人,我担心他们会有危险。抱歉,颜慕恒,当时考虑安危的时候,我没有把你想进去,因为我并不信任你。”

菏泽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三门峡癫痫专科医院
资阳的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