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美食

碧海小说金日成张蔚华的生死之交纪实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26:37

一  自古论交情至厚者,当属管夷吾与鲍叔牙。二人同为商贾,创利均分。管夷吾有时多取其利,叔牙从不计较,深知朋友家中清贫。战场上管败逃于北,叔牙并不责难,知其家有老毌。后來管被囚,叔牙拚死相救,并推荐为齐相。这样朋友才是真正相知。  古人又将相知细分为:恩德相结者称为知已;腹心相照者谓之知心;声气相投者算为知音。  下面所要讲的这段生死之交的故事跨越国界,超越种族,纯为朋友而将二十五岁黄金般年华献了出去。这种朋友又怎能以相知包容的下。逝者永垂清史,生者夜不能寐。决心不把日冦赶出中国、自已祖国不独立就不回故土。正是这种对朋友的无限思念和坚強的毅志,在白山黑水的冰雪森林里坚持抗日斗争,从一个不幸的亡国少年,成长为一名叱咤风云的抗日将领。后來虽贵为一国,仍念念不忘,并多方寻找,在众多报答思念的恩人中被推为首位的恩人——张蔚华。而这位出生在朝鲜平安南道大同郡古平面南里(今平壤市万景台)的苦孩子,在中国东北枪林弹雨中成长的年青人就是与中国三代领导人建立深厚的友谊的朝鲜金日成。  金日成原名金成柱,父亲金亨稷给儿子起名字时也许想的只是希望儿子将來成为一家顶梁之柱,沒有奢望儿子将來成为一国之君。金亨谡先生是一位革命者,长期坚持抗日活动,为了逃避鬼子追杀,于一九一七年从朝鲜举家逃亡东北吉林抚松县,抚松与朝鲜毗邻,很多逃亡的朝鲜百姓进入东北避难。金亨稷经人介绍与张蔚华父亲张万成相识,不久二人便成为好友。张万成是当地有名的富贾,人们称其为财主式的农民,老板式的伙计。張万成并没因金亨稷是逃亡的异族穷人而冷落其一家,相反对金亨稷的抗日爱国义举所感动,无论吃、穿、用都给予极大的邦助,就连儿子金成柱也邦助按排在自已儿子张蔚华所上的抚松小学学校就读,并且同班同桌。  金日成比张蔚华年长一岁,父辈亲如一家,一个十三岁,一个十二岁的懵懂少年自然亲如兄弟,一起学习一起玩耍。后來金日成尊父瞩返回祖国就学。一九二五年闻父被捕消息,又返回中国,年仅十四岁的金日成发誓,朝鲜不独立,就不回国。此后就读于吉林毓文中学,同时加入朝鲜共产青年团同盟,后因参加抗日活动被捕入狱。于一九三一年参加中国共产党,经常参加中共领导的抗日活动。一九三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尚只有二十岁的金日成,在吉林安图县明月沟创建了安图县抗日游击队,并担任队长。四月二十五日被朝鲜定为人民军建军节。  一九三二年经金日成介绍,张尉华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多次向金日成提出参加抗日游击队,亲自拿起枪杆子打击日冦,都因金日成的阻拦而未果。金日成在回忆录中也阐明当时的矛盾心里,他深知张蔚华出身富家子弟,身体又瘦弱,怕他经受不住队伍艰苦的斗争环境,让他在家乡搞地下活动,來支援游击队同样是在打鬼子。但金日成得知这位瘦弱的青年如此侠肝义胆,用鲜活的生命來换取游击队和兄弟的安全时,又懊悔不已,后悔还不如当初批准他上山参加游击队,这种愧疚感一直到老年还念念不忘。     二  张蔚华以其父辈特殊背景,在家乡开了一处“兄弟照相馆”、一处“兄弟书局”。其实这两处门面都是金日成抗日游击队的秘密联络地点。当时日伪统治下是很难搞到紙张和印刷物品,而张蔚华却利用合法书局秘密开展抗日宣传品印刷活动。  一九三零年夏,金日成和张蔚华在火车上被密探跟踪,处境十分危险,下车后张蔚华挺身而出把金日成按排在一辆蓬车內躲过密探,把自己留下引开密探。这年秋天,张蔚华给金日成带去十二支手枪,这是金日成抗日以來得到的批武器。一九三一年,张蔚华把替父亲收的租子换回四十条枪,张蔚华父亲说这是张家一笔全年的资产,为了抗日他支持年青人。当金日成得到张蔚华送來这批武器后,深感这位亲如兄弟的好朋友那一片赤胆忠心。金日成在一九九三年接见张蔚华儿子张金泉时说:“没有张蔚华送的枪,就没有今天的朝鲜人民军。”这段评价足以说明张蔚华曾经给予金日成抗日游击队的支援的重要性。金日成感慨回忆那段艰难岁月,密营中缺吃少穿的妇女孩子们,那些穿不上绵衣的游击队員们,是张尉华组织地下党員一次次给抗日队伍送來粮食、被服、药品、食盐、火柴等匮乏物资。可以这样说,没有张蔚华的顶力相助,金日成的游击队不知要受多少艰难困苦,或者说生存都极其艰难。这支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至所以发展壮大,它的创建者金日成成长为抗日联军主要将领,不得不承认张尉华功勋卓著。  一九三七年七月,中国全面抗日战争暴发。十月下旬的一天,张蔚华照相馆内來了一位久别不见的老熟人,这位朝鲜人叫郑学海,曾经是金日成与张蔚华的朋友。张蔚华外表给人任象白白净净,比较瘦弱的一介书生之气,但骨子里却是东北人特有的大度豪放之气,对朋友侠肝义胆,两肋插刀。长时间不见的朋友驾到,张蔚华自然要热情款待一番,别的话题张蔚华海阔天空,对待党的地下工作和金日成的游击队情况他却守口如瓶,怎奈这位昔日朋友话题总是扯到他与张蔚华、金日成三人,是多么多么友好,只是失去联系而不得见面。这次与张蔚华交谈中,虽然正面没有从张蔚华口中得到他与金日成有联系,但他断定张蔚华一定知道金日成的游击队密营所在之处。于是这位昔日好友,如今早已是卖国求荣的叛徒向日本鬼子告了秘。  金日成在他的回忆录《与世纪同行》中写下了这一段话:“他推诚待人已成习惯。作为对地下党组伿的命运负责的党小组负责人,他过于天真老实,缺乏警惕性,这使他变成了被五花大绑的囚徒。对他施加了种种严刑拷打。”  张蔚华在狱中受尽折磨,文弱的他显示出中国人铮铮铁骨的胆气,三天的酷刑审训,他竟然铁嘴钢牙,鬼子一个字也没得到。他被放回家,从父亲口中得知是父亲用重金将他保释出狱,但有三个条件:一,保释一个月。二,保释期间张尉华要继续交待金日成的去向。三,随时听宪兵队传讯。张蔚华发现他们家已被敌人严密监视,鬼子保释并不是为了金钱,而是另有更大的阴谋计划——通过他诱捕金日成。此时的张蔚华深深感到金日成的游击队将面临一场空前的灾难。一是鬼子可能随时抓捕他进行严刑逼供,人在神志不清时也许顺嘴讲出真情?金日成一旦得知自已被捕,他一定会前來迎救,这两种情况出现一种对金日成都是灭顶之灾。目前解决这一天大的难题只有舍弃自已的生命,再没有任何选择余地。  于是张蔚华在七月二十七日这天,独自在“兄弟照相馆中取出纸墨,给金日成写了一封短信:  “郑学海叛变。敌人正派特务秘密侦察朝鲜人民革命军司令部所在地,万望从速将司令部转移别处为要!  永别了,成柱,我的朋友!永别了,成柱,我的战友!”  恰好此时一位地下党人宋庆泽來照相馆,张尉华让他火速把信交给金日成。  照相馆有比砒霜还厉害的升汞,这本是用來加厚照片底版的化学品,当时照黑白片时没有测光表,若底片照薄了就用升汞加厚。張蔚华打开升汞瓶盖,好不忧豫喝了下去,他安静坐在椅子上,并未惋惜自已二十五岁的生命就要离开这个内忧外患的人世,相反他觉得自己这短暂的人生过得很充实,也很有价值,现在他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他安静的面容如一潭秋水。家中伙计来照相馆,发现少东家脸色不对,立刻跑回家叫來了家人。日本特务和医生闻讯也赶來,经查后,揺着头走了。大家全明白了。  张蔚华断断续续对妻子王雅清说:“孩子他妈……别哭了,我没啥遗憾的……遗憾的是没能手拿枪杆同金日成一起抗战到底,但我用自已一死,换回同志们安全,报答金日成对我的信任和友情,值得啊!”  这位中华民族儿子,无论对朋友,还是对国家都做到了仁至义尽。     三  金日成在回忆录《与世记同行》中回忆到:“接到张蔚华自尽的噩耗,我一连几天夜不能寐、食不下咽。我感到空虚,仿佛苍天哗啦一声在我身边崩塌下來,我感到胸口郁闷疼痛,好象重重挨了一闷棍,我神魂摇荡,犹如从万丈悬崖坠入无底的深渊。在那悲痛欲绝的日子里,在我胸中不知响起几百遍悲愤凄咽的挽歌。  他为了我,为了朝鲜革命的司令部,为了朝中两国人民共同事业,在枪炮声震耳欲聋的中华大地上,撇下了父毌妻子和彩虹般美丽的全部理想,壮烈的牺牲了。当时,他爱如掌上明珠的儿子张金泉才四岁,女儿张金禄刚刚出生。”  张蔚华的的牺牲对金日成打击无异于五雷轰顶,以至多年后回忆起那段日子仿佛苍天塌下來的感受。  “活着的人和死去的朋友之间,也能保持友情吗?……活着人和亡友之间也能保持友情,这种友情是以生者不忘死者,而死者常常浮现在生者的回忆之中的形式持续下去的……我和张蔚华的友情,在张蔚华死后仍継续保持着。张蔚华虽然与世长辞了,可是我一刻也没忘记他。张蔚华崇高品质随着岁月的流逝,更加深深沁入我的心灵。在抗日战争以朝中共产主义者胜利而结束的时候,浮现在我脑际的一大批中国和中国恩人中,居于首位的正是张蔚华。在解放了的祖国每当一一回忆起许许多多曾经帮助过我和我的一家,诚心诚意支援了朝鲜革命的中国恩人时,我的心情确是感慨无量的,迎來了好世道,对恩人的怀念就更加深切了。”  金日成对张蔚华的牺牲曾经阐述过,人世间自杀者很多,大多都是为了自己而死,而张蔚华却是为别人而死,他的死是永垂青史的。  上述这段回忆足见金日成念念不忘张蔚华以及他的遗属,他嘱托访华代表团一定想办法找到张蔚华的后代。  正是由中国张蔚华父辈对金日成一家诚心诚意的邦助,正是有中国张蔚华这样侠肝义胆的朋友,才使金日成这位的青年战胜一个又一个艰难险阻,在楊靖宇将军部下成长壮大,先后在东北人民革命军二军三团任政委;东北抗日联军二军六师任师长,在白山黑水之间与日冦展开顽強的战斗。后來又跟随抗日名将周保中二路军。在东北抗日联军艰难之时,跟随周保中进入苏联境内,被苏军编入远东八十八教导旅,周保中任旅长,李兆麟任政委,金日成任营长。这批人随苏联红军一起对盘居在东北境內的日本七十万关东军展开战略大反攻。日本投降后,美、苏对朝实行以“三八线”为界,南为美附属,北为苏附属。在斯大林支持下,金日成把中国境內的朝鲜族士兵三、四万人马,这其中包括身经百战的朝鲜族抗联将士,外加朝鲜境内的青年三万兵力。这支武装力量全是苏式先进装备。金日成正是在这样历史背景下走上了朝鲜的政治舞台。     四  共产党与老蒋在争夺东北这块幅员辽阔、物产丰富、工业基础牢固的战略要地时,东北局派周保中去找金日成,金日成全力以赴给予中国很多支援与邦助。解放战争胜利后,苏联老大哥许下愿來,一是帮助共产党解放台湾;二是支持金日成统一祖国。金日成觉得老大哥们都建国了,也该帮助老弟统一国家大业了吧。也许斯大林有他更深层的考量,在两个法码之间开始向金日成这面倾斜。有关中国出兵朝鲜是迫于无奈还是想得到苏军先进装备?随着各国档案逐步公开解秘,越來越驱于历史的本來面貌——各国搏弈于利益之中。  不管怎么说,中朝是近邻,两国人民都是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这一点无论过去,现在和将來,都是值得珍惜发扬光大。  一九八五年五月,在胡耀邦总书记访问朝鲜前夕,张蔚华儿子张金泉托胡总书记给金日成伯伯带去一封亲笔信。当金日成接到张金泉的亲笔信后,老人激动的热泪盈眶,他马上邀请张金泉全家老少到朝鲜做客,并以规格欢迎接待,张金泉一家所到之处都受到热烈的欢迎。金日成又按排张金泉后辈人到朝鲜大学学习,并在百忙中去看望他们。  金日成在一九九二年在吉林抚松县南甸子为张蔚华竖碑立传:  “张蔚华烈士的革命业绩是朝中两国人民友谊的光辉典范。烈士的崇高的革命精神和革命业绩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金日成  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七日  一位国家能为一位战友竖碑立传恐怕是的。  一九五三年,新中国政府向张蔚华家属颁发由毛泽东主席签发的烈士证书:  《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辽东字第08728号  查张蔚华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其家属当受社会上之尊崇,除予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人牺牲病故保恤暂行条例”发给恤金外,并发给此证,以资纪念。  主席毛泽东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印)  一九五三年三月二十五日   共 475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慢性附睾炎的症状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