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故事

网络筹款平台该如何监管

发布时间:2019-03-21 13:52:40

络筹款平台该如何监管

作者:未知来源:人民-人民海外版

7月25日消息,近日,一则撞死4人赔不起,请大家帮帮我的丧葬费众筹项目,引发舆论关注。随后,涉事平台发表声明称该项目已经关闭,所有资金全部原路退回,并与当地公安机关沟通关注项目发起人的认定。这让络筹款平台快速发展中的问题再次暴露出来。

众筹能筹什么款

对于大众来说,一提到络筹款平台,首先想到的就是朋友圈常见的医疗求助项目。

的确,大病筹款是目前各大络筹款平台的主营业务。许多筹款平台甚至干脆直接定义自己为大病筹款平台,专做此一项业务。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平台也提供其他筹款业务。比如有平台就设置了一个梦想清单板块,包括国学宗教、兴趣活动、娱乐应援、其他心愿等4项内容,所涉及项目有修缮佛教寺院、出版发行、组织演出、出国参赛、拍摄微电影、救助流浪狗等。

对于梦想清单型筹款项目,平台会要求发起人提供相关证明。以国学宗教类项目为例,平台要求发起人必须提供活动场所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带公章的款项用途证明等。但这些证明并不强制公布,仅由平台给出一行小字,证明某个项目已审核或组织机构证明已提交。如果发起人不主动上传,对于这些信息普通用户也无从核实。

同时,不同于大病筹款的0手续费,这类梦想清单型筹款会在发起人提现时,扣除提现总额的5%,作为平台服务费。

该如何解决诈捐

如今络平台上的大病筹款信息越来越多。有位朋友告诉,几年前看到这类信息她都会捐款,多多少少是份心意,可如今常常见诸报端的诈捐报道,让她感到疲惫和茫然,渐渐地也就对这类信息冷淡了。

可见,解决大病筹款项目中的诈捐问题,不仅关乎患者的利益,也关乎络筹款平台的信任度。而人们对于诈捐的担忧,主要涉及到如下几方面的因素:首先,筹款受益人是否真得了病?其次,治疗该病是否真需要这么多钱?再者,筹款受益人经济状况是否真到需要募捐的程度?,所筹款项是否全部用于治疗所患疾病?

在以上问题中,前两项属于医学信息审核问题,平台如能及时与患者所在医院取得联系,进行认证,解决这类问题较为容易。真正的制约因素在于平台审核部门的人手是否充足。

后两项则属于财产状况审核问题,对于平台来说,操作起来相对较难。目前大多数平台都在筹款提现之后,设置公示管理、发布动态等环节,用以说明善款去向,但并不强制发起人出示票据。而对于发起人的经济状况,以目前各平台的操作流程来看,则几乎全无限制和审核能力。

诚然,诈捐不是络筹款平台带来的问题,但络筹款平台的出现,使得个人向社会筹资的范围和能力都大大增强。因此,让这种强大力量更多掌握在真正需要者的手中,是络筹款平台必须思考的问题,也是理应担负起的。

平台监管要跟上

络筹款平台有公益属性,但归根结底是生意。在大病筹款0手续费的背景下,这些络筹款平台是如何找到盈利之道呢?这就是大型络筹款平台正大力推广的络互助平台。

什么是络互助平台?根据介绍,这是一种通过互联形成的健康互助机制,

网络筹款平台该如何监管

加入者只需充值元,经过一定观察期后即可成为会员。一旦会员感染上平台规定中包含的大病,就能够通过使用其他会员在互助金中的预存费,帮助自己渡过难关,领取30万元。

相比一年成百上千元的各类商业保险,互助平台模式大大降低了医疗保障的门槛,因此仅仅两三年,一些大型络筹款平台就已拥有数千万互助会员和上亿元的互助金。

互助平台的快速扩张也引起了监管机构的注意。2015年到2017年,中国保监会、深圳保监局先后对互联互助计划提出风险警示,并要求互助平台必须在醒目位置标识:互助计划不是保险。加入互助计划是单向的捐赠或捐助行为,不能预期获得确定的风险保障。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教授是互联互助的坚定反对者,他以6病种经验发生率为参照依据进行计算,认为每人分摊240元,才能实现患者的30万元互助金,而互助平台每年几十元的会员费,完全不符合保险精算规律,存在重大风险。

而这样一笔庞大的互助资金该怎么用、怎么管,也成了考验平台和有关部门的新课题。尽管各大络筹款平台纷纷声称互助金已交由专业的第三方基金管理,但用天眼查一搜,这些基金的注册人大多都是平台的股东,说白了还是自己管自己。

快速成长中的络互助平台,伴随着行业界定不明、监管缺乏标准和规范及平台参差不齐等问题,正游走在晦明晦暗的区间。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对这一领域的监管和规范须进一步完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