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娱乐

互联网让小众文艺片有了生存空间

发布时间:2019-03-26 18:19:44

近听到一种说法,说现在院线排片不合理,要给文艺片多排片,或者是让政府建立专门的文艺院线。这个想法是好的,但这种事却万万不可去找政府。

艺术应该远离政府!

艺术必须远离政治,这是常识。我们很难相信被圈养的文人能拍出来好的艺术片来。那些丧失了独立人格,出卖自己的灵魂能拍出来艺术片来吗?一旦和权力靠的太近,很容易不由自主地扭曲价值观。例如某部武侠巨作,剑客去刺杀暴君,但关头突然醒悟,选择牺牲小我去成全所谓“国家”的大我,这分明是去粉饰权力和独裁。又例如某部反应南京沦陷的影片,妓女们去替换女学生参加日军的“舞会”,这种片子注定得不了奖,因为它与人人平等的普世价值观相违背。妓女和女学生是平等的,谁不比谁卑贱,谁也不比谁高贵。

千万别让政府干预艺术,的情况是好心办坏事。例如欧洲就是政府大量补贴文艺电影,结果欧洲电影就成了那个样子。中国也有这样的一朵奇葩,就是“数字电影”,主要出路就是给电影频道,以60万到200万的价格收购。结果就出现一大批既没有商业价值也没有艺术价值的垃圾。现在电影频道内部一改革,按收视率导向收购影片,这种奇葩类型面临灭绝。同样道理,如果政府投资艺术院线,结果受益的肯定是离权力近的那些投机份子,他们只会一大批“对症下药”的,打着艺术旗号的垃圾电影,劣币驱逐良币,破坏真正的艺术创作导向。而政府干预艺术快的情况,就是文革时期全国只能看八大革命样板戏!相信谁也不想退回到那个时代。

艺术电影应该鼓励,但是要“不找市长找市场”!文艺片不能靠政府,吃人家的必定会嘴软。靠市场化才能拍出更多的艺术电影。并且有了络售票,文艺片完全可以在现有的电影院预售排片,放映,不用再重复建设专门的文艺院线。

长期以来,电影市场无法百花齐放的原因不仅仅是缺少放映渠道,中主要的是教育体系和渠道都被性质垄断,导致文艺片内容生产供应的高门槛。其实互联和新技术的普及,已经给艺术电影带来了一片生机。

互联之惠

互联降低了学习电影知识、电影拍摄和制作、以及发行宣传等各个方面的门槛。

现在互联大大降低了电影的学习成本和制作成本,让大量跨界人才也可以低成本拍电影。不仅仅是韩寒、郭敬明这样的名人,也让众多有想法但非科班出身的人才也可以用佳能5D2相机、甚至用iPhone拍电影。

互联网让小众文艺片有了生存空间

现在相机、的像素也能达到4K拍摄,以后会越来越专业,价格会越来越低,受众会越来越普及。现在随便一台上万元的相机的视频功能就完胜娄烨、贾樟柯前几年的摄像机。现在随便一台几千块的笔记本电脑的性能也完胜20年前《侏罗纪公园》的后期设备。就看你有没有想法!只要你有想法,有毅力,在电影拍摄门槛大大降低的今天,拍摄资金将不是你困难。如果你还是没有拍出好作品,还是在抱怨,也可能是你真的水平还不够。

视频站的络院线让一部电影和微电影有几十万规模的收益,并且很快就能过百万。所以一部几百万的低成本的文艺片,单靠络就能收回相当一部分成本。在院线电影方面,售票站的出现,让电影发行变得互联化。售票站通过大数据可以得知目标观众的年龄、分布、习惯,这大大降低发行成本和宣传成本,提高了发行效率。当然也有一种负面声音说说售票只关心大片,长期以往会形成马太效应,没有宣传费的小片越来越被埋没。别急,售票站步肯定是先普及大片的互联化发行。然后等大片竞争充分后,自然会惠及小众文艺片和类型片。所以电影产业接下来并不会是马太效应,恰恰相反,互联让小众粉丝影片也能生存。

互联让电影宣传成本大大降低,小成本影片也可以全国宣传覆盖

现在电影发行和宣传阵地都转移到互联上了,让电影的宣传成本大大降低。以前一部影片要想把全国的宣传都覆盖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按传统宣传方式成本高昂,例如投放电视、平面、户外广告,都是烧钱的主。并且地域越大,宣传团队就派出的越多,宣传物料得一家一家去摆放,发布会得一场一场跑,效率太低。举个例子,为什么当年《车在囧途》票房只有几千万,而《泰囧》和后来的《心花路放》可以有十个亿以上。其实故事和制作成本都差不多,明星也差不多。这是因为当时的环境来说,宣传方式还很传统,成本高昂,只能在小范围宣传。而后来这几年互联覆盖了年轻的观众,他们都泡在上,所以宣传渠道一下子畅通了,只要在上一传播全国人民就都知道了,宣传成本也大大降低。

小众电影依靠互联有多种玩法

小众文艺片的特点是投资小,所以成本回收压力也不大。它不必像传统大片那样宣传,只需要集中在路就可以。小众文艺片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核心粉丝,有固定小众的观众。这样文艺片在一开始制作环节,就可以直接走众筹模式,就跟罗辑思维的会员模式一样。每人出一部分钱,待影片上映时粉丝直接到各个城市指定的电影院包场观看。并且由于文艺片回收压力小,一般几百万或者一两千万就能回收成本。随便猫眼、格瓦拉一个售票站就有能力包销一部文艺片的票房。下一步,很有可能这些售票站为了竞争需要,就会打“文艺情怀”这张牌。另外,相信有文艺气质的广告品牌也会赞助一部电影,跟影片捆绑营销,在电影上映时补贴票价给目标消费者,对大型广告主来说也就几百万的小CASE!

近娄烨的《推拿》只拿到了几百万的票房,其实如果化营销票房还可以再提高。现在小众文艺片之所以还没能有较大收益,恰恰是因为互联普及还没到位的原因,如果到明年售票普及率达到50%以上,甚至未来达到80%,也正是小众文艺片的春天到来的时刻!

未来一部小众文艺片的诞生,可能会变得络化、数据化、化。首先通过电影大数据进行分析,然后在娱乐宝这样的众筹平台进行众筹资金,粉丝或用户参与。例如在娱乐宝人均众筹(团购)100元,等电影拍摄出来上映后获得两张电影票。然后售票站提前推广、预售票,包销电影票。并且同时与植入广告厂商捆绑营销,定向促销、补贴用户低价购票,或包销电影票赠与用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