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网络

癫然浮生

发布时间:2019-06-25 19:18:06

“怎么,今日见到你的冯小姐了。”曾青翘着二郎腿,说完还不忘狠狠的将手中的茶碗放在桌上,茶水溅得四周都是。“嗯,我这边计划还算顺利。你呢?”曾青冷哼一声,撇着嘴说道“是啊,琳玲琳玲,叫的好不亲密,如此,计划不顺利才怪呢!”柳木笑道,“早就觉得那人古怪,原来是你易了容在暗中监视我。”曾青说道“监视?怎么说的这么难听,谁不知道冯家父子生性多疑,阴险狡诈,本小姐不过是怕你有危险,想暗中保护你罢了。”柳木心想,以自己现在的武功哪还需要只会轻功的曾青来保护,不等柳木反驳,曾青又说“我这边你放心,一切都按计划走的妥妥当当。只是我怕你日后对你的琳玲小姐动了心,会坏了所有计划!”柳木说道“不过是逢场作戏,她父兄害我柳家家破人亡,我岂能对仇人的女儿动心。”“你休了我师姐,不惜背上薄情的骂名,只为了保她平安。紫嫣姑娘如今成了活死人,你又发誓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看到饿死的路人你都会落泪。我与冯小姐虽不相熟,但却知道此人并非她父兄那般狡诈,且本性善良,乐善好施。如此女子,只怕那时你又不忍心伤害。”冯府,冯琅渠拿起桌上写着生辰八字的红纸,笑道“爹,这不是孩儿的生辰八字,难不成爹你又去找哪个道士给我批字测姻缘去了?”自打俞婉然回了金陵,冯琅渠隔三差五便会写信给俞婉然,俞婉然也都有回信,虽说只是一些客套的回复而已,不过在冯琅渠看来,这倒像是俞婉然正在慢慢接受自己。心想,难不成是爹知道我对婉然痴心,终于答应我娶她过门了,所以找人来测一测我们二人八字是否合适?冯良将白天国师到访之事告诉了冯琅渠,冯良说道“若是真的,那正合老夫心意,若是此中有诈……只怕是有人想要咱们父子的性命。可再一想来,就算是为了设圈套让咱们跳,国师也没必要说这种灭九族的谎话,如此岂不是连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了。”当然,冯良倒是巴不得国师说的都是真的,自己的儿子就是真命天子。冯琅渠自然也是将信将疑,“事关杀头,我看还是不要轻易相信国师才对。”一大早,冯府的饭桌上,冯良始终在和冯琅渠谈论一些朝中的事情。冯良妾侍对坐在正位的一头发银白的老妇人说道“听说咱们家琅渠明日就要被调去刑部了,年纪轻轻就官拜四品,比起我生的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琅渠不止强了千百倍呢。可惜姐姐走得早,没能看到咱们家琅渠出人头地的时候。”那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便是冯良的母亲,冯琅渠对冯老夫人说道“琅渠有今天的成就,还不是多亏了打小祖母的照顾,还有祖母整日吃斋念佛为孙儿祈福。”冯琳玲始终一言未发,只一副喜不胜收的样子吃着碗里的白粥。一身淡粉色的罗裙,看样子显然是精心打扮一番的。冯琅渠笑道“琳玲,每次大哥升官你可是家里高兴的,不仅不送东西给我庆祝,反而还吵着要大哥送你东西,怎么这次就肯轻易放过大哥的钱袋了。”冯琳玲一笑,说道“我自然有东西要大哥送的,不过也未必是什么物件。”“哦?未必是什么物件?”冯琅渠笑道“那我倒是好奇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冯琳玲说道“说不定我要大哥帮我办一件事呢。”“什么事?”“你只需答应我便可,想必现在还不是时候说。”冯琅渠笑道,“谁知你这小丫头是不是又要想什么鬼点子来为难大哥了。”冯琳玲起身,“到时候自然少不了麻烦大哥的。”说完转身跑了出去,只留下一句“我出去走走!”冯良对老夫人说道“娘,你有没有感觉琳玲这几日怪怪的?”老夫人笑道“哪里怪了?”“自打琳玲从杭州回来,我都没见她这么开心过。”老夫人只是一笑,想必也猜出了一二。吃过早饭又将冯琅渠叫到了自己房间。冯琅渠问道“祖母叫我来可是有事情要吩咐?”老夫人笑道“你爹说的不错,琳玲这几日的确是有事情瞒着咱们。”“祖母知道是什么事?”老夫人笑道“琳玲年纪也不小了,也到了出嫁的年纪了。”冯琅渠听了这话,顿时拍了下脑门,“还是祖母细心,我竟然都没察觉。”老夫人说道“琳玲这孩子一向任性,对人又没有戒心,你去查一查,琳玲的意中人是哪家的公子。切记,即便是门不当户不对,也不可伤了那人,只要回来如实告诉我便可。”“是,孙儿明白,孙儿这就去做。”“琳玲!”傍晚,冯琳玲刚回到府中就被板着脸的冯琅渠叫住了。“大哥,你找我有事?”“来我房里一趟。”“大哥找我何事?”冯琅渠关上房门,颇为严肃的问道“白天去哪了?”“不过是和小菊随便出去走走,大哥你那么严肃干嘛。”“京城不过是个巴掌大的地方,你以为你做什么能逃得了大哥的眼睛?尹天仇整日戴着面具,古里古怪的,你和他终日厮混在一起,也不怕叫人看了说闲话。堂堂相府千金,和一戴着面具的陌生男子行为亲密,传出去成何体统。”冯琳玲吐了吐舌头,笑道“原来大哥你都知道了。”一边说一边讨好似的倒了杯茶给冯琅渠,“我本是没想这么快告诉你的,既然大哥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用再掖着藏着了。我正愁不知如何与爹爹说呢,不如大哥你先去和爹透透话,若是爹不反对,我就叫尹大哥尽快来提亲。”“胡闹!”冯琅渠说道“你也知道爹的脾气,怎么可能随便将你嫁给一个关外人呢。之前在杭州的时候,我见尹天仇武功不俗,而且家中是关外的大商人,可以为我们所用,是想过要将你嫁给他的。可是,近年来关外总有一些游牧部落骚扰我国边界,只怕为了声誉,爹也不会将你嫁给一个关外的鞑、子。”“本来我们也没打算留在京城的,成亲之后我自然会随尹天仇回关外的。爹爹见不到,自然也就心不烦了。”冯琅渠说道“你可知道当今右相曾璞,如今与爹爹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尹天仇的部落正在跃跃欲试想要吞了边界的小城,如果你嫁给一个鞑、子,曾璞一党保不住会以此事重伤爹爹,到时候只怕爹会因此受到牵连。若是皇上不能明察秋毫,只怕还会惹来杀身之祸。”冯琳玲说道“尹天仇不过是关外的普通百姓,又不是什么部落的达官贵人,两国交战从来都是皇族的斗争,与普通百姓何干。更何况,皇上为了一时安宁还会将公主嫁给敌国的皇室呢,更何况我只是为了喜欢的人嫁给一个普通百姓。如此又何罪之有?”“哎呀!”冯琅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可气死我了。自古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你私定终身。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死了。堂堂丞相的女儿与关外鞑、子私奔,这话传出去,你让爹还怎么在朝堂上见人!”“你不是也要娶一个成过亲被人休了的女子吗!我又如何不能嫁给关外人了!你口口声声说爹迂腐,不同意你和俞姑娘成亲,自己不也一样迂腐偏要拆散我和尹天仇。”“这……”冯琅渠被说的哑口无言,只丢下一句“这怎么能一样呢!”说完拂袖而去。这边还在为冯琳玲和尹天仇的事情恼火,另一边刑部大牢也出了事。冯琅渠刚刚调任刑部,刑部大牢便遭人劫狱,一群高手闯入刑部大牢,将一桩贪污案的六位重要官员全部劫走,同时也放了牢中所有犯人。更有一些武功不弱的死囚趁夜潜入皇宫,险些伤了皇上的性命。冯琅渠难辞其咎,皇上念及旧情,只罚了冯琅渠一年的俸禄,外加闭门思过一月。后来官兵在京城外五十里发现了六位官员的尸体,劫狱一案也断了线索,只得成了无头公案。冯良皱眉看着那张写有冯琅渠生辰八字的红纸,“你才刚刚到刑部上任,就有逃犯越狱,险些伤了皇上。难道真的如国师所说,你与皇上八字相克,年龄越长,危害越大。”冯琅渠说道“爹,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怎么能轻易相信呢,说出去是要灭九族的!”冯良盯着纸上的八字看了片刻,突然说道“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话,无论真假,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你都难逃一死!”冯琅渠被说的一惊,“爹的意思是?”冯良眯起眼睛只说道“时机尚不成熟。”一大早,冯琳玲拉着冯琅渠到了老夫人房里,只见冯琳玲嘟着嘴皱着眉,冯琅渠则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被冯琳玲拖了过来,老夫人笑道“怎么,你们兄妹又闹别扭了?”冯琳玲说道“还不是我大哥,处处都管着我,居然让那些家丁盯着我,不让我出府!祖母,你可得为我做主!”冯琅渠说道“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好!”“你这也叫为了我好!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你这分明就是……”不等冯琳玲说完,冯琅渠一把捂住对方的嘴,想要制止对方说下去。老夫人笑道“你们就别瞒着我了。说吧,琳玲中意的是哪家的公子?”冯琅渠皱眉说道“既然祖母已经猜出来了,那我也就不瞒着您了。是个关外鞑、子,如果让朝中别有用心的人知道咱们冯家有人与塔尔罕部落的人往来密切,岂不是会对爹不利。如今谁不知道,塔尔罕部落时常骚扰我国边界小城。”冯琳玲说道“就算尹天仇是塔尔罕部落的人,也不过是个普通百姓,清者自清,你又何必紧张。”“尹天仇?难道是在关外长大的汉人?”老夫人问道。冯琅渠说道“此人本名博尔卓克.多穆,是关外一商人之子。”老夫人说道“博尔卓克可是关外的大姓,想必此人并非什么普通百姓,就算不是塔尔罕部落的贵族,想必也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冯琳玲撒娇似的晃着老夫人的胳膊,“难道祖母你也不同意我和关外人成亲?”冯琅渠见状忙说“如果祖母不答应这门婚事,估计爹也一定不会同意!我看你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吧。家里人从上到下就是一直都太宠着你了,你才变得越来越胆大妄为,竟敢连婚姻大事都自作主张。明日我就跟皇上说,将你赐婚给周将军长子,或者赐婚给哪个王爷。”冯琳玲说道“成亲的人是我,又不是你,为何要让你来替我做决定。反正我心意已决,非尹天仇不嫁!否则我宁愿孤独终老。你若是敢让皇上为我赐婚,那就等着让那人娶我的尸体过门吧。”见这兄妹二人吵得面红耳赤,老夫人笑道“祖母何时说过不同意了。只是我们都没见过这位尹公子,又岂能草率的将你嫁出去。何不将那尹公子请到府上,让祖母见一见。若是他真心待你,祖母自然不会阻止你们二人婚事。”冯琳玲听了这话,立马笑了出来,将下巴抵在冯夫人肩头,“我就知道祖母疼我了。”冯琳玲走后,老夫人又对冯琅渠说道“咱们家琳玲的眼光高着呢,京中的皇族贵族时常有人来府上提亲,可琳玲都看不中,如今这位尹公子能入了咱们琳玲的眼,想必此人也是有一定的过人之处。与其嫁给那些皇族贵族,整日关在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和那些妻妾争宠,还不如和一个一心一意爱她的男子到关外去过自由自在的日子。如果此人是真心待咱们琳玲,我们又何必破坏琳玲的幸福呢。”

定西癫痫哪家医院好
龙岩治牛皮癣专科哪家好
襄樊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