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信息港 > 网络

心灵小说飞翔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44:37

到十四楼要爬十三层楼梯。  他抬头看看稍稍西斜的太阳,决定今天不坐电梯,就爬楼梯。  每天都是匆匆忙忙的。早上绕道城东送孩子上学,绕回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匆匆忙忙奔进电梯,打卡,往往离上班时间还有两三分钟。下班后抢在时间进了电梯,赶着去菜场买菜。孩子放学无需他接。孩子会自己去学校附近妻子的单位等待妻子下班一块回家。妻子的工作性质决定她的上班时间晚去晚归。通常他和孩子出门时,她还在睡觉,万家灯火时才会到家。他体谅她,早上轻手轻脚带孩子出门,在公交站台附近买几个包子,若是时间充裕的话,各吃一碗馄饨。然后挤公交车把孩子送去学校,再坐公交车赶去上班。下班后负责买菜做饭,然后就是等待妻子孩子回家一块吃饭。生活就像公式。  生活就像公式,但也不是每天都可套用,今天公式里的某个因数有了变化,然后就有了不同的结果。  早上孩子刷牙时,打破了一个玻璃漱口杯,吵醒了睡梦中的母亲,披头散发的母亲爬起来就是一顿狠揍。他只是说了一句:这也不全怪孩子,是我挤到了孩子,卫生间太小了。一句他是咕哝给自己听的,可还是被妻子听到了。于是那高分贝的女音似乎整个楼层都能听到:卫生间小?你还嫌小呢,嫌小你怎么不去换个大的,满大街都是楼盘开盘的信息,有本事你去换一个回来啊!然后从房子说到车,说要是有个车,孩子也不用没睡醒就起来了。然后又历数当初不如他们的朋友如今一个个都有房有车,总结,嫁给你是倒了八辈子霉。这三部曲他很熟悉,只要不在妻子的火势上添油,一会那火就会自动熄灭。这个似乎也是公式的一部分了。  他望了望空无一人的楼梯。今天他不赶时间。他一级一级地跨上了楼梯。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本电影叫《三十九级台阶》,结尾有个走楼梯的镜头,一级一级。回荡的脚步声,悚然的背景音乐。他不记得具体的情节,只有模糊的几个场景。他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  此时楼梯上静悄悄的,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他想就是要配乐也应该配个“蓝色多瑙河”之类的。为什么会想起这首曲子呢?是因为昨天遇到了苏云吗?对了,这是苏云喜欢的曲子。在大学校园里,两人每人一个耳塞,一遍又一遍的听这首曲子。因为都有个“蓝”字,苏云还把这首曲子当成了电影《魂断蓝桥》的背景音乐。苏云说,要是有个男人像罗依爱玛拉那样爱她,她也可以像玛拉一样为爱去死。他知道苏云话里的意思,可是他太年轻了,年轻得不敢有任何承诺。他顾左右而言:《魂断蓝桥》的背景音乐是“过去的好时光”,不是“蓝色多瑙河”。  过去的好时光!过去的时光是多么美。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楼梯里有微微的喘息声。已经到几层了?看了看楼层,8楼。他坐下来,思想不知在何处,摸索着点燃香烟。深深地吸进去,许久,慢慢地吐出烟圈。  苏云问: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什么时候?自己也不记得了,十多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很多。比如容貌,比如身份。苏云似乎没什么变化,依然美丽,只不过褪去了青涩平添了一份成熟的风韵,似乎比当年更美了。如今是一家外企的总经理。  相遇的那一刻,苏云睁着美丽的大眼睛讶异地说:你怎么……怎么……  怎么这么老,是吧?他笑着替她把话说完了。苏云也笑了:不是的。不过,你变化是挺大的,我一开始没认出来。  他知道自己很老了,已经开始长白头发了,可他才刚刚四十。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激情男孩如今找不到一丝影子。他在苏云的同情与惋惜中落荒而逃。  踩灭烟头,又开始往上爬行,偶有熟识的面孔擦身而过,他木然地对人笑笑。  这栋楼只有十三楼,十四层是屋顶平台,很少有人上去。那扇生了锈的门,他费了好大劲才打开。屋顶上风好大。他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坐了下来,又掏出香烟。点燃。  遇上妻子心情不好时会劈手夺过他嘴上的香烟,用她那尖锐的声音数落:让你把烟戒了,戒了,还没戒。危害自己身体健康不说,还危害孩子。而且一年还要多花好多钱,不抠紧一点,这辈子都买不起房。  房子是永远的话题。接下来怕就是车子了,他赶紧讨饶地躲进卫生间。  此刻,他惬意把烟雾吸进去,又呼出来。不会再有妻子的唠叨了,嫁给他是冤了,还好,还只是半辈子。他看看太阳,还在天上挂着呢,估计也就两三点钟光景吧。他没有掏手机,不需要看时间了,即使到了下班时间又怎样呢。不会有人找他。同事们都是好人。他想起他从洗手间回到办公室时,同事们戛然而止的议论声,以及那些同情的目光,还有在他肩上安抚地轻拍的手。是的,这回他又没评上。评了三年了,他还是没评上高级职称,那些小字辈都一个个赶过他了。他知道回家后妻子会说什么,那些话他早已耳熟能详,表情都可以描摹得来。咬牙切齿,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没学会做人?假清高就可以换来职称了?早让你干嘛去了?  是啊,学会做人。可是做人真是太难了,对他来说太难了。他想找谁吵一架,可是只是去外面买了包烟。  这儿可真高,下面的车子钻来钻去,看着有些不真实。看看天,十四楼的天空原来跟底楼是不一样的。记得以前唱“海阔天空”。——“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他轻声哼着歌,慢慢走至平台边,风吹得夹克鼓了起来。这样的季节,这样的风,适合放风筝。他想起小时候在田野里放风筝,踩倒了庄稼,母亲赶着过来要打他。他跑得比风还快。对,就是比风还快。母亲的骂声追着风。母亲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骂过他了。  隐约听见下班的铃声响了,该回家做饭了吧。孩子每天进门的句话就是:爸爸,我饿了。他似乎能看到母亲和孩子的眼泪,能听见妻子的呼天抢地声,可是那些都很遥远。他要飞了,这样的季节,这样的风是适合飞翔的。  面带微笑,他飞了起来,飞得比风还快。对,比风还快…… 共 22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甲鱼汤治疗阳痿成果好不好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